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我爸要和我爹离婚我该怎么办(1)

本文是【盾铁】我爱人要和我离婚我该怎么办的续篇,讲述若干年之后三个人的故事。

感谢三各手立,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章。我宝提出了很多很棒的意见,爱你 。

日记体,盾铁女儿Antonia Stark-Rogers第一视角,祝阅读愉快-w-

========================================================

5月16日 晴 

本来我是从来没有写日记这种浪费时间的习惯的,但是如果再没个地方让我发泄一下,我可能要被自家天天吵架的那两位大爷逼疯了。

说吵架可能不太准确,因为快逼疯我的不仅是吵架。

5月6号是个罪恶的日子。从这一天开始,我原本和谐的家庭生活就开始像一辆脱轨的列车,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往湖里冲。

那本应是很普通的一天。本应,如果我老爹没说出那句话的话。早上我在玩乐高,老爹在看报纸,老爸通了个宵出来喝咖啡。很普通的Stark-Rogers家的日常。但是。

“Tony,”老爹抖抖报纸,语气严肃得像是在发表独立日讲话,“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把Antonia送去学校吗?”

“什么?”老爸迅速回答,“不!”

我非常怀疑在拒绝别人之前再问句“什么”是老爹给他培养的习惯。你知道,“Tony拒绝别人要委婉”“Tony要给别人台阶下”,blabla的。然后老爸就为别人留了一句“什么”的缓冲时间,多么贴心。

“为什么不?像她这样的小姑娘应该多和同龄人一起玩儿,学学十岁小姑娘该学的东西。”

“同龄小屁孩的娱乐就是把你女儿塞在衣柜里锁上一天给她留下一辈子心理阴影。”老爸语速极快地嘀咕。

“你刚刚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总之不。”

“Tony,你能不能仔细思考一下再答复我?”

“你是在质疑一个天才不能在十秒之内完成对这个问题仔细思考的过程吗?”

“你能认真一点对待我们女儿的教育问题吗?”

“我不认真?每天教她数学物理的是谁?”

“Tony……”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头上有两朵疯狂碰撞雷声隆隆的积雨云,你却坐在下面没事儿人一样地玩乐高。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任何认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人都知道天底下没有比他俩拌嘴更稀松平常的事情了。对,那天我还把这个小插曲归结为普通的“拌嘴”,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简直错得离谱。

从那一天开始,老爸和老爹基本能把他们存在分歧的任何事情都引向教育方法的争辩。

就像昨天,我们三个一起去逛超市。我指着一辆小火车和一架遥控飞机说我想要那两个。老爹蹲下来一本正经地说:“宝贝,你想想你已经有多少辆同样的小火车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勤俭一点?我的工资只能给你买一样,你——”

“嗨嗨,别听你老爹瞎说,”老爸大手一挥,打断老爹滔滔不绝的忆苦思甜,“老爸我的工资可以把这家超市都给你买下来。想要什么随便拿,Antonia。”

然后就是例行的“生气了就要把对方的名字吼出气势时间”。

“Tony Stark-Rogers,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得了,少把你三十年代大萧条的节衣缩食情结带到二十一世纪来,老古董。”

然后我们的超市之旅就不得不提前结束。老爸和老爹怒气冲冲地“哐”地甩上房门。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反正过了四五个小时,老爹出来做饭,然后陪我看电影。那天是复仇者惯例的电影之夜。电影开场十几分钟老爸还没出来,我想他应该不会再出来了,就霸占了我老爹身边那个位置。谁知道电影进行到一半,老爸竟然打着哈欠抱着杯咖啡拖拖拉拉地进了门。

我不知道当时我的智商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还坐在老爸的位置上不挪窝。老爸在我旁边停顿了几秒,非常自然地一把捞起我自己坐在沙发上,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然后侧过头去跟老爹接了个长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得让我来不及挣扎。

我的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为他俩和好高兴,还是为和好之后随时随地的腻歪肉麻。

这就是我为啥要放着好好的小火车不玩儿(是,最后我还是只拿了辆小火车)拿着笔写日记。我说真的,要不是有我老爹在家,这房子里估计都不会出现笔这个东西。我给日记先生起了个名儿叫D先生。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啦,D先生,这行字上有我的一个吻。因为我以前的朋友全是叛徒,首当其冲Jarvis。D先生不会说话,不会告密,现在是我最爱榜第二。第一是老爸老爹,当然。

 

5月18日 晴

老爹又第无数次被Jarvis锁在了老爸的门外,最高权限也没有用,只能委屈巴巴地回自己原来的房间睡。在他路过我的门口的时候,我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衣角:

“老爹,我想听睡前故事。”

“现在?”老爹惊讶地看着我,“你不是从三岁之后就拒绝任何睡前故事了吗?”

“可是我今天想听,好不好?”我边问边身体向前倾,微收着下巴,努着嘴,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纯良地盯着老爹。哈,一般我做出这个表情之后,他都会对我百依百顺。

果然,老爹望了望老爸的房门,攥了攥拳头,还是妥协地叹口气:

“……好吧,但只有今天。你知道,我和你老爸现在有点……唉。”

不等他说完,我就鸡啄米似地点头把他拉了进来。他在我的床边坐好后,伸手想在我的床头柜里翻本合适的书给我念,我连忙阻止了他:

“不,老爹,今天我想听你和老爸的故事。”

不出所料,老爹完全愣住了。我看到红晕从老爹的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他用拳头抵住嘴尴尬地咳了两声:

“……不是我不想讲,宝贝。只是……”

“那就讲给我听嘛,”我干脆利落地打断他,“你都没给我讲过几次睡前故事的。以前你和老爸晚上老是不在家,都只有Jarvis在陪我。其实我不是不喜欢听睡前故事,只是如果不是你们念的话,那我宁愿自己把自己哄睡着……”

天啦,我自己都要被自己的演技打动了。如果不是老爹立刻皱起了眉把我抱在怀里亲亲额头说对不起都是他们的错他现在就给我讲故事的话,我大概还可以憋几滴眼泪出来吧。

“我和你老爸是这样在一起的……”

老爹帮我掖掖被角,一脸神往地陷入了回忆。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一个很尴尬的场合。那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我又没带伞,只能随便找家街边店面躲躲。那时候我以为他是店员,后来才知道他是Stark工业的总裁。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吧。

后来我们经常在那家店见面。因为他老在我面前吃乌冬面,我就以为他特别喜欢吃乌冬面,但又总是因为各种会议赶时间,只能买个饭团凑合凑合。正好我那段时间也没有多少任务,就每天快饭点时帮他买一碗。等他进店的时候面的温度就刚刚好,不会烫到他无法下口,也不会凉到伤他的胃。”

“老爸喜欢吃乌冬面?”我疑惑地问,“我怎么不知道?”

“不,他其实不喜欢,”老爹摇摇头,无奈地笑,“后来有一次店员无意间跟我说,Stark先生在遇见你之后变得特别喜欢乌冬面,但这并不是他以前常点的菜。我觉得很奇怪,就在午饭时问了你老爸。他听了之后耸耸肩说他确实不喜欢吃。我又追问那为什么一直不跟我说,他说一开始只是为了在不会用筷子的我面前炫耀一下。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心里想他还是幼稚得有点可爱,就顺着他的话问,那后来呢?你老爸就望着我笑了,说,'后来虽然还是没能喜欢上乌冬面,但喜欢上了送乌冬面的人。而且你笨笨的又不会用筷子,这样可以多一点和你呆在一起的时间。'

他说完这话,就埋头下去,大口吃着他并不喜爱的食物,就好像那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佳肴。你老爸可能就是有这种能力,无论怎样了不起的话,都能被他说得如同'我开动了'一样平淡,就好像我爱他,还像捧着最新奇的珍宝一般惴惴不安,而他早已把爱我当作了最普通的日常。那时候我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冲动,我说Tony,我会爱你很久很久。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露出一个笑来。我真的再没见过笑起来比他更好看的人了。眼睛眯起,嘴角上翘,睫毛间仿佛揉碎万千星光。

'你可真是浪漫得老派啊,大个子,'他说,一边伸出手来,勾勾我的手指,说,'不过,我也是。'”

我和老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不过一个是在感叹一个是在怀念。没想到这两位年龄加起来都得150岁的先生谈起恋爱来还跟小学生似的肉麻。我本来以为老爸至少有点儿总裁架子,结果正应了那句话吧,陷入恋爱中的天才都会变成傻子。还好那段时间没人想害他公司,不然可能我们现在一家都得挤在地下室。

我忽然有种我老爹去当美国队长真是委屈了他文学方面的才华的感觉。说不定每次做任务回来都是老爹苦哈哈地写六份任务报告就是因为这呢。随口一吟就是诗,被临时要求怀念过去都能口述一本言情小说,我都替我老爸感动了。

“真可怕,ewwwwwwwww。”我嘟哝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您俩谈恋爱真甜,情话听得我都感动了。”

“是啊,你老爸以前说也会爱我很久很久。”老爹语气无比哀怨。

“嗯。”

“他还在牧师面前说过永远不和我分开。”

“嗯……”

“他喝醉的时候说过至少三百次他爱我。”

“……我明天就帮你跟老爸说说。”

“晚安Tonia,”老爹立刻翻身下床,在我额头上留下一个轻快的吻,“你真是我的好女儿。”

“……”

我望着老爹抱着个枕头趿拉着拖鞋走出房间的可怜背影,扶着额头咽下就在嘴边的叹息。

为什么每次他们俩吵架,到最后受苦的都是我?

“我对Steve的第一印象,哈?”

“嗯。”我搬了个板凳坐在给自己倒谷物圈的老爸旁边,一脸期待恳求的样子。

“唔。那天下大雨呢。你老爹傻楞楞地杵在店门外,看起来像只淋了雨大金毛……”

老爸顿了顿。我默默把袖子拉得更低一点,以防待会儿这位平时语言表达技巧仅限调情的先生冒出什么可以让我鸡皮疙瘩三天消不下去的情话来。

“但是他一转过身来,我立刻就,哇噻,我这是中大奖了啊。你知道,白衬衫,被雨水打湿,你老爹那胸肌,手臂曲线……”

“Tony Stark-Rogers!!你都在跟女儿说些什么呢!!”

老爹的怒吼从客厅的另一头传来。

可怕的四倍听力。

老爸翻了个白眼,对我耸耸肩。我也撇撇嘴,和他一起闭了嘴,开始吃老爹威逼利诱下才心不甘情不愿接受的、可以说是世界第一难吃但老爹非说它有营养的谷物圈。

然后老爸又回工作室去了,老爹还是没跟他说上话。D先生,我说真的,这叫个什么事儿啊?明明是老爹叫我来打探老爸爱他有几分,结果他又先生气了。况且我觉得老爸挺真情流露的,你说是不?

哎,结果又得我去给老爸送午饭,送晚饭,又得我去面对老爸对于“青菜叶子为啥不该出现在自己的餐盘里”的半小时论证,又得我去费尽心思软磨硬泡逼着他吃下去!我还不如去学校得了!

气死我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63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