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下一秒(1)

Rectangle:

寄宿高中AU
非主流设定——史蒂夫是官二代
本故事为联文
作者(按顺序排名): @三各手立  @線唐尼  @洛姬  @吃吃吃吃吃 


————————————————


冷静,托尼斯达克,冷静。

托尼调整着呼吸,脑内不停地循环着这二字。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情况了不是吗,或许他应该感谢这次擒着他的只有一个人,呃,至少目前来看只有一个。或许也该庆幸此时他只是嘴巴被捂上了,而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架在脖子上。

该死,就不该抄近道回学校,就不该因为脑内突然冒出的点子而急着赶回实验室。托尼忽然想到室友曾取笑他说,自己早晚会因大胆又疯狂的实验而死在实验室里。哈,这下倒好,没死在实验室里,也得死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了。

冷静,托尼斯达克,冷静。

目前的情况还比不上自己曾遭遇的十分之一呢,要慌也慌早了不是吗。托尼停下了开玩笑的心情,提醒自己在被带到更暗的地方之前,要努力想好应对措施。

此时托尼双脚离地,从身后被一名男子架着往前走。托尼清楚在被带到绑匪的目的地后情况只会更糟,所以要尽可能在这之前脱逃——尽管这可能性极小,但也不妨一试。虽然绑匪是靠着墙走,但光秃秃的墙面上并没有什么可以让托尼抓到的东西。另外绑匪前进的速度很快,再加上自己该死的未成年身材的胳膊并不足够长,靠墙来打断他的可能性已为零。于是托尼开始想其他方法,然后将眼神定在路灯上。

眼看就要到达下一个路灯了,托尼深吸一口气,倒数着三,二,一,在最接近路灯的时候用近路灯一侧的手脚勾住路灯,同时用另一只手的肘部用力向后冲着身后人的肋骨一击。绑匪似是没料到托尼这招,更没想到一个小毛孩能有这般力气,手下一松托尼摔在了地上。一旦从绑匪手中解脱,托尼便爬起身头也不回地向学校方向拼了命地跑。再过没几个路口就到大道了,希望自己刚才那一记肘击能让那王八蛋多喘两口气。

然而事实不如所愿,托尼刚跑出没几步身后的人就追了上来。托尼的右肩被猛砸一下,随即跪在地上,气还没缓过来,就被从后领口拎起。刚才一路托尼都被捂着嘴只能靠鼻子呼吸,而那一段冲刺跑也只让托尼更加缺氧,此时前领口紧勒着喉咙,托尼只感觉呼吸停滞,眼前一片黑,呛着猛咳了几声后,彻底瘫软在绑匪手上。

绑匪似是对托尼这种无力动弹的状态很满意,甚至放缓了向前走的脚步。托尼虚弱地喘着气,努力保持着清醒。到下一个路口时,绑匪勒着托尼拐了进去,走了几步后两手向前一挥将托尼摔在地上。

着地时的疼痛让托尼倒抽着气,他挣扎着支起身子,从外套兜里拿出钱包,朝绑匪扔去:“我身上的钱全在这里了。”

托尼明白面前的人多半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大富豪霍华德斯达克家独子,这点钱是不会满足他的。托尼扭过头,果真背后是面墙,这下是死路一条了,托尼略感绝望。扭回头,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托尼脚边,本能促使受惊的托尼手脚并用往后撤,然而刚移动一步,托尼左手一滑,向后仰倒在地上。于是托尼也不再动弹,喘着气抹了把脸上的汗,手还未落下就又被拎了起来。

“你想要什么?”托尼吸着气说道。

面前的人一直将托尼拽到了墙边,然后猛地将托尼抵在墙上,托尼咬牙忍着背部传来的疼痛,躲过绑匪的脸看着前方,然后听到耳边传来男人嘶哑的声音,一字一顿:

“我,想,要,你。”

**

门被推开时,史蒂夫正背对着店门擦拭着杯子,他本不打算转身,但刚刚门开时的巨响引起了他的注意。史蒂夫扭过头,看见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正坐在一张桌子旁,喘着粗气。

“抱歉,今天已经停止营业了。”史蒂夫温和说道。

话音落下,对面男孩并没有起身离开或是其他任何反应,依旧低着头,喘着气。史蒂夫微叹口气,稍微靠近了那男孩两步,“你好?嘿!你好?”然而那男孩依旧毫无反应,继续低着头,只是气息好似稍微平稳了一些,史蒂夫慢慢地走到男孩脚边,语气依旧温和,“你好,抱歉,今天已经……”话讲到一半,面前男孩突然抬起头对上了史蒂夫的眼睛,史蒂夫看到了男孩的脸,和他脸上的伤,愣了一秒,随即转身。

“别走!”谁料史蒂夫刚迈出一步,身后男孩却反应飞快地一把拽住自己的衣袖,“就……别走。”语气近乎哀求。

“我不走,”史蒂夫扭过头看着他,“我去拿医药箱。”

然而待史蒂夫解释之后,扯着自己衣袖的手依然没有松开。“不如,你和我一起去拿?”史蒂夫建议道。

男孩安静地点点头,松开了紧拽着史蒂夫衣袖的手,双手撑着凳子试图站起来。然而刚起身,便失了重心,两腿一软,眼看就要栽在地上,史蒂夫见势急忙蹲下身单膝跪地稳稳扶住男孩。

“嘿,还好吗?没事的,放轻松,”史蒂夫握着男孩的手慢慢起身,“能站起来吗?没关系,别着急,慢慢来。”

男孩借着史蒂夫手上的力站了起来,史蒂夫这时注意到他的个子到自己肩膀位置。男孩起身后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时不时仰头看史蒂夫一眼,每次对上男孩的眼睛,史蒂夫都会掩下担心,冲他温柔微笑。

“看到那个柜子了吗?”史蒂夫冲男孩指了一下,“医药箱就在那,我们一起走过去好吗?”

见男孩点了头,史蒂夫便迈开腿,缓步向前走着,握着男孩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到了地方,史蒂夫弯腰将男孩抱起,轻轻将他落在身旁的高脚凳上。男孩双脚离地时惊呼了一声,坐稳后就没再吱声,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史蒂夫,史蒂夫依旧对他微笑着。

医药箱里的药物并不多全,好在男孩身上的伤口都不深,大多是擦伤,也有几处淤青。给他清理伤口和上药时,史蒂夫动作轻柔,男孩也没有丝毫躲避,或是皱一下眉,依旧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

“脸上的伤不会落疤的,别担心,”简单处理过后,史蒂夫起身收拾着医药箱,“你是前面那所高中的学生吗?”

意料之中的沉默,史蒂夫笑着摇摇头,取了一只杯子倒了温水,推给男孩。

水刚到男孩面前,他便拿起杯子,先是一小口一小口喝着,之后一饮而尽。

“你叫什么名字?”面对依旧沉默的男孩,史蒂夫没有失落或是生气,又为他添了水,“我叫史蒂夫罗杰斯,是前面高中的在校生。你有去的地方吗?”

男孩没有继续喝水,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史蒂夫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表,接着说:“现在这个时间回学校,又要和门卫费半天口舌,如果你没有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在店里休息,椅子虽然很硬,但也能勉强凑合一晚,只要在我老板回来之前起来就好。”

男孩抬头对上史蒂夫的眼睛,史蒂夫依旧微笑地看着他。“好吗?”史蒂夫柔声说。

男孩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史蒂夫醒来时,侧头看到躺在旁边的男孩还是睁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就像昨晚史蒂夫入睡前看到他的模样一样。不知是他醒得早,还是根本就一夜未眠。

史蒂夫打了个哈欠,起身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昨晚男孩不愿和他分开睡在两张中间有小隔墙的长椅上,一直拽着史蒂夫的袖口寸步不离,无奈史蒂夫只好找来几把椅子拼在一起摆在一张长椅旁睡在上面,和男孩挨着。想到这儿,史蒂夫忘记了醒来时,男孩是否依旧拉着自己的衣袖,就像睡前那般。

“早。”史蒂夫边把昨晚拿来当床的椅子摆回原处,边说道。

“你也早。”

哟,这可是意料之外的。史蒂夫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问男孩早上想吃什么。

好了,又不说话了。史蒂夫于是继续将椅子摆好,向吧台后走去,再回来时,手上端着两杯热水,一边的胳膊肘上还放了一盘牛角包。“启动咖啡机太费事了,茶包还是速溶咖啡?”

男孩摇摇头,拿过杯子,双手捧着,等杯子不再冒热气了,便举起来小口慢慢喝着,也没有去拿牛角包。

史蒂夫出门时,男孩也跟着他,史蒂夫也没说什么,和男孩一路走进校园。男孩一直走在史蒂夫前面,进教学楼前,扭过头朝史蒂夫伸出手,“托尼斯达克,低你两级。”

“啊,原来你认识我啊。”史蒂夫握上了托尼的手笑道。

“开学典礼时合唱团的金发指挥,为人正直,乐于助人,恨不得待陌生人如亲兄弟般好;远看像是十英尺高的体育特长生,近看又似是礼仪部领队,但其实是艺术班的尖子生;专业课文化课成绩都在年级顶尖,在每晚都分出时间去学校附近咖啡店打工的情况下;家里是警察局高官,却朴素节约,演算用的稿纸都要正反面,红笔盖着蓝笔迹写一遍才扔;从来不买五线谱本,因为觉得不值,一直用尺子比着在便宜几倍的白本上画五条线来用;因此送礼可以送五线谱本,贵的礼物会被退回;不能在公开场合调戏他,这会让他窘迫,但他脸红的样子特别可爱;一定要给他写情书,因为他会回信,虽然信上只有谢谢,虽然落款时不会写‘你的’而是写‘致敬’,但可以间接拿到他的签名。”

托尼一口气说下来,不给史蒂夫喘气的机会,边说边看着史蒂夫的脸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红到耳根,长着嘴巴支支吾吾却也没说出一个字来打断自己。

“班里女生天天在耳边念叨这些,让我怎么不认识你。”托尼憋着笑说道。

听此史蒂夫才恍然大悟般长舒口气,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大笑了起来。

“谢谢你,史蒂夫,”等两人平静下来停了笑后,托尼看着史蒂夫说,“再帮我个忙吧。”

“当然。”史蒂夫微笑看着托尼。

“就当昨晚到现在,你都没见过我,好吗?”

“好。”史蒂夫不假思索地答道,笑得更温柔了。

“谢谢。还有谢谢你什么都没问我。”托尼说完冲史蒂夫挥了挥手,转身走进了教学楼。

史蒂夫看着托尼又恢复了往日鬼灵精怪的模样,脸上笑容不减。往日?哦对,忘记交代了,史蒂夫之前就认识托尼,在一个托尼不会留意的情况下。

TBC

评论 ( 4 )
热度 ( 83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Rectangle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