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下一秒(2)

写得很棒!下一棒是我啦,瑟瑟发抖

線唐尼:

写得很一般,期待后面的接棒洛小鸡。


Rectangle:



寄宿高中AU




非主流设定——史蒂夫是官二代




本故事为联文




作者(按顺序排名): @三各手立  @線唐尼  @洛姬  @吃吃吃吃吃 




——————————————————




1




秋意正浓,修剪整齐的翠绿草地上遍布火红与金黄的落叶,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由于寄宿学校的安排,学生们只需要在星期三上半天的课程,因此可见青春洋溢的男孩女孩们行走在红砖校道上,亦有专注于学业的尖子生们分散地坐在草坪上沉迷书本,而运动场上自然也少不了活跃的运动分子在进行体育活动。




大阶梯教室位于主教学楼的内部,平日里主要为孩子们的戏剧、演讲、观影等活动提供场地,而此刻正是合唱团的排练时间。空无一人的楼道间回荡着悦耳的齐唱,一时强而高亢,一时弱则有力。




站在大阶梯教室最前面的是英俊高挑的金发指挥,他面对着全团队员,双手平举到比肩高一些的位置,专业地挥动指挥针,引导着队员练习曲目。他的表情认真而严肃,每到高音的部分就会不自觉地仰起下巴,而在沉弱的部分则会收起张开的手臂,放在胸前的位置轻轻抖动。也许是太熟悉曲目各个段落的缘故,他的目光没有一次落入放置在他身边的乐谱架上,然而始终凝视着前方的队员们。




一曲终了,金发指挥保持着收尾的手势三秒,才缓缓放下双手朝前深鞠了一个躬。他听到热烈的掌声从前方陆续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女性的欢呼。




“今天就练习到这里,大家可以自行安排接下来的时间。”他对着全员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辛苦啦!史蒂夫!”




“你是最棒的指挥!史蒂夫学长!”




原本排列有序的队伍渐渐松散,合唱团的学生们一改练习时的端正,吵吵闹闹地朝着教室门口走去。有些男生在经过史蒂夫身边时,还友好又尊敬地拍拍他的肩膀。有几个女生却故意落在队伍的最后,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断地把爱慕的视线投放在史蒂夫身上。




红晕一点点爬上史蒂夫白皙的脸庞,他低头避开那些灼热的目光,从架子上拿下乐谱,继而走到前排的长桌,把乐谱规整地放进背包里。




“辛苦了。”史蒂夫对着那几位女同学点点头,尔后迈开长腿,快步走出了门口。有几片边角已经枯损的秋叶随着他开门的动作飘荡于空中,又相继掉落,安然地躺在深黄色的楼道中央,无人问津。




史蒂夫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始终没办法从容地面对仰慕他的女同学们,这让他不知所措。对于那些告白信,他还能抱着感谢的态度一一回信,但赤裸裸的目光和言语是他无法应对的。




史蒂夫没有追上已经走远的男同胞,只是提了提肩上的背包背带,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不同于即刻就想回寄宿楼好好歇息的同学,他会把合唱团排练后的时间在图书馆内消耗掉,这也是为何他成绩一向优异的原因。




图书馆位于砖红色主教学楼的西侧,是一座三层的哥特式建筑,与基督教堂有点相似,只是在二层和三层装有立式玻璃窗,衔接着白色的外墙。学生们可以通过主教学楼西侧的楼梯下到二层,经过二层的宽大平台,就可以直接到达图书馆。




史蒂夫的步伐落在圆圈状的黑白地砖上,没几步就穿越平台来到图书馆的侧门。他正打算在门口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瓶水,却在放入钱币到凹槽按下按钮的时候,眼尖地留意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走过一楼的花园。




那是今早才与史蒂夫分别不久的托尼·斯达克。托尼吊儿郎当地跨着步子,衬衫上的领结早已解开,松垮地悬在衣领里面,似乎是买大了的浅色西裤盖住了脚跟,裤脚甚至时不时拖到地面上,而主人却毫不在乎。这个时候他会从这里经过,想必是要走捷径去实验楼了。实验楼正好与图书馆相对,在主教学楼的东侧。




“哐嘟”一声,一瓶水掉落在底下的出货口内。史蒂夫拿出还泛着凉气的矿泉水,举到面前看了两眼,又转而掏出同样数目的钱币放进机器内再买了一瓶。他打消了去图书馆自习的念头。




金发学长从二楼的平台一路尾随着踏在一楼花坛侧边走道的黑发学弟,在学弟偶尔转过头看向教学楼的时候,还无意识地往里迈一大步来遮掩自己的身影,像是在玩捉迷藏。其实史蒂夫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着托尼,也许是内心里的那抹担忧,也许是看到对方脸上的伤痕似乎有再次裂开的迹象,也许他只是为自己背包里常年收着的止血贴终于能派上用场而感到舒心。




当史蒂夫走到教学楼东侧的楼梯时,托尼也正要从底下的拱门通道走出花园。然而史蒂夫到达一楼之后,却没有看到托尼出来的身影。他皱了皱眉,疑惑地从拱门外面往里前倾,探着脑袋。等到适应了略显昏暗的内部,他终于看清楚托尼的位置。




此时的黑发学弟正靠在通道的墙壁上,棕色的眼眸似乎紧盯着对面的某个位置,插在西裤口袋的手紧握着拳头,使裤子鼓起了一个包。史蒂夫看不清托尼眼里的情绪,但却能从他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场感觉到,对方正在陷入沉思,不会是高兴的那一种。




史蒂夫缓缓回退,在拱门旁静静地等待着托尼出来。矿泉水瓶身上滑落的水珠沾满了史蒂夫的掌心和手背,但他也只是抹了几下,并不在意。




听到通道内传来的脚步声,史蒂夫又稍微走远了些,跨上了旁边的草坪,等到托尼完全走出来并且继续朝实验楼方向行动的时候,他才慢慢地跟上去。




实验楼与教学楼的外墙一样,都是暗沉的砖红色,只是楼层数不及教学楼多。实验楼更像是一个平面大本营,一间间实验室紧密相连,通过日以继夜的锻造,迸发出各种各样年轻又新颖的创意。




只见托尼在建筑前的法国梧桐树下停住了脚步,双手提了提西裤,蹲下身,不知在捣鼓着什么。




而史蒂夫却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蔚蓝如海的眼里涌起了温柔的波纹。




这是史蒂夫第一次留意到托尼的地方。




*




两个星期前,纽约刚入秋不久,校园里的梧桐树上绿叶与黄叶相互参杂,难得展现出渐变色的奇观。




黄昏时分,落日的余晖映照着天边的朵朵云层,光影斑驳。




合唱团的金发指挥正走在回寄宿楼的校道上。他刚刚完成学业任务,心情惬意,迈动的步伐也比较随性,并没有急着赶回宿舍。




因此,当史蒂夫不知不觉地走到他以往很少会踏入的实验楼区域时,他也没有感到意外,只要接下来从实验楼的右侧绕一圈即可重新回到寄宿楼的主道。他步步靠近实验楼主楼,却发现有一道略显稚嫩又好像故作低沉的嗓音传入耳边。




“来,DUM-E,试着走到这边来。”




“快来啊,你这笨蛋,就走一步试试看。”




“对,对,就是这样,有我这样的发明者,你怎么能这么笨呢?”




史蒂夫在一棵法国梧桐树下看到了嗓音的主人,他有一头卷翘的黑发,穿在身上的校服粘到了草坪上的泥土,脏乱又不规整。他蹲在一台机械手前,脚边是一个小型的工具箱,螺丝刀和钉子被放置在草丛之间。




“我还要再改进一下你底盘的推进器,不然你移动的时候一个卡顿摔倒了,我还要费劲给你修上面的手臂。”黑发男孩的语气里充满着不耐烦,但却轻轻地把手放在机械臂上,像是把那处当作是它的头部似的来回抚摸,尔后开怀大笑。他的笑容非常具有感染力,棕色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弧度,张嘴露出的门牙之间还有一条细小的缝隙,显得男孩更加可爱。




在夕阳的映衬下,男孩与机械臂的互动无比的耀眼,以至于一直留存在史蒂夫的脑海中,让他难以忘怀。




*




史蒂夫看着托尼又在修理他的小发明,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躲下去的必要,便迈步向前,走到黑发学弟的身边,跟着他一起蹲下。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搞发明。”




“史蒂夫?”托尼惊讶地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学长,鼻子上已经落了一道灰。




史蒂夫盯着学弟脏兮兮的脸,不禁笑了起来,伸手到后面的背包小袋掏出一条干净的手帕,自顾自地帮托尼擦掉那道灰。




托尼瞪着棕亮的眼眸,没有说话。




史蒂夫把刚刚立在腿边的已经不怎么冰的矿泉水递给托尼,对他挑了挑眉,却没想到托尼接过之后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怎么不买咖啡?”




史蒂夫眉毛扬得更高,毕竟今早什么都不要只喝热水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你早上不是不喝咖啡吗?”




“我不喝速溶咖啡。”




“学校自动贩卖机的咖啡也是速溶的。”




“那不同,我现在需要咖啡。”




“你知道你这样很不讲理吗?”




“那又如何,我可是托尼·斯达克。”




史蒂夫实在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索性往后一躺,整个人睡在了草坪上,又觉得后面的背包很碍事,一起一落就把背包甩在了身旁,双手放在脑后枕着。




托尼瞥了眼躺倒的学长,垂下眼睑无声地绽放了一个微笑,尔后不再理会史蒂夫,继续手上的修理工作。




史蒂夫也没有再作声,尽管内心一直叫嚣着给托尼脸上的伤口安上止血贴,似乎只有这么做才能抚平自己那颗悸动不停的心脏。




不过,就这样看着黑发小学弟捣弄喜欢的东西,不做任何打扰,也足够了。




一人做事,一人静看。持续掉落的树叶飘舞在他们身旁,形成了一道秋景。




TBC


评论
热度 ( 6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Rectangle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