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下一秒(3)

下一棒@吃吃吃吃吃 首次联文胜利在望!

Rectangle:

本文为寄宿高中AU联文,作者排序 @三各手立  @線唐尼  @洛姬  @吃吃吃吃吃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


  “你刚才为啥不跟他解释。哦,应该说,你这两天为啥都不找机会跟他解释?”


 


  巴基的声音猝不及防地打断了史蒂夫的回忆。史蒂夫一回头,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下,就看见自己的发小正撑着脸趴在吧台上,一脸费解地望着自己。


 


  史蒂夫叹了口气摇摇头,继续手上开店前的准备工作。


 


  巴基不依不饶:“说不定你把整件事情跟他讲清楚,他会对你刮目相看呢?毕竟你是为了防止他被那个变态掳走才这么做的。”


 


  “得了吧,巴克,”史蒂夫一脸哀怨地看向巴基,“你忘了我跟你讲的,我最后对他说了什么蠢话?他要是知道那是我,肯定会觉得我才是个变态。”


 


  “如果连你都算变态,那这世界上怕是没几个好人了,”巴基翻翻眼睛,“况且你都恨不得把‘我喜欢你’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小斯达克竟然还没发现。我原本以为他脑子挺好使的,谁知道你俩真是一个赛一个的蠢。”


 


  “……别说了。”史蒂夫捂脸。


 


  “我劝你还是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你要不好意思我来说也成。被人绑架肯定会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吧。”


 


  “这个我当然明白。可是在不把那人绳之以法之前,我拿什么让托尼相信我的话?”


 


  “嗯哼,”巴基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说起来,可以带走他的方法那么多,你到底为什么绑架他?”


 


  “我那天摸去他们的窝点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只听到他们说行动在半小时之后,只能出此下策。我如果现在就暴露身份,对我对托尼都不好。只能伪装成绑匪,演一出黑吃黑了。”


 


  巴基点点头。“那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办?”


 


  史蒂夫的眼神暗了暗:“我只知道他们最近还是会在这周围活动……具体哪天我还得再打听。”


 


  “要是你爸知道你偷偷搞这些事不得气死。”


 


  “要是我成功了,他就会同意我大学毕业去警察局工作了,”史蒂夫挑挑眉,“这正合我意。”


 


  “你真是……唉,”巴基叹口气,“其实我也能理解你爸为啥不让你去局里工作。你跟我说斯达克这件事的时候我都差点被你吓死。你说说要是他们带了枪怎么办?”


 


  巴基还记得那天史蒂夫蒙着脸戴着帽子从后门鬼鬼祟祟溜进来,从背后低低地喊了一句“巴克”时,自己很不争气地差点尖叫起来。娜塔莎眼疾手快地抄起一把餐刀就要架在来人的脖子上,对方才连忙扯下蒙脸的面巾说自己是史蒂夫。事后史蒂夫给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巴基听得一脸惊恐,娜塔莎只是慢悠悠地涂着指甲,眼皮都懒得掀一下,最后撂下一句“有这种事情你应该叫我去帮忙”,留下史蒂夫一脸不知所措。巴基望望娜塔莎离开的方向,回过头来拍拍史蒂夫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她那是关心你啊,老兄。我们都是关心你。”


 


  那天史蒂夫就是一副感激但是死不悔改的样子。今天也是。


 


  史蒂夫耸耸肩:“你知道我的。”巴基翻了个白眼,强忍住自己继续跟他苦口婆心的冲动。


 


  “……那换个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斯达克你喜欢他,嗯?”


 


  “这个……”史蒂夫红了脸,“我和他两个星期前才搭上话,他可能一直都没注意过我……”史蒂夫这么说着,忽然想起托尼刚刚一口气说出那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决不像是从没有关注过自己的样子,不由得语塞,却又忍不住露出个傻兮兮的笑来。巴基在一旁看得奇怪,却也只当是他被爱情冲昏了头。


 


  “你不能老是等着他注意到你,”巴基一脸循循善诱,“你得创造机会让自己被他注意到啊。”


 


  “……怎么创造机会?”


 


  “比方说,和他选一样的课,然后故意坐在他周围。”


 


  “天哪,巴克,”史蒂夫将脸埋进胳膊里,整个人都泄了气一般,“你忘了他比我们小一个年级了?我甚至跟他不在同一栋教学楼上课。”


 


  “追你的女生那么多,你随便照着一个当模板去追他啊。”


 


  “……托尼不一样。”


 


  这时候娜塔莎走了过来,给巴基和史蒂夫各上了一杯咖啡,在巴基头上留下一个吻,便款款走开,带起一阵香风。史蒂夫抬起头,就看见巴基撑着脸,露出一个半是同情半是得意的欠揍笑。


 


  史蒂夫拿起手边的餐巾扔在他脸上:“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会有个计划。”


 


  但是在史蒂夫来得及制定他的计划之前,他就再一次见到了托尼。那是下午咖啡店即将换班的时候。史蒂夫本来在清洗杯盘,眼一抬就看见棕发男孩在店门外踌躇,手里还抱着一个纸盒。不知是不是史蒂夫的错觉,男孩在看见他的时候,眼里似乎瞬间染上了雀跃的光芒。


史蒂夫笑着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进来坐。


 


  “呃,其实我是来找你的,”托尼在史蒂夫想给他找个空位坐下的时候连忙拒绝,“我知道你马上就要下班了,我可以在外面等你。”


 


  他怎么知道我快下班了?史蒂夫愣了一愣。托尼仿佛对他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不过也许就像他说的一样,是从同班女生那儿听来的吧。


 


  “没事,这个位置一般都是巴基和娜塔莎……我的同事坐。现在正好店里也没什么人。想喝点什么?”史蒂夫微笑着问。


 


  “那……摩卡就好。”男孩犹豫地坐下,手指有些紧张地抠着纸盒的边缘。史蒂夫有些好奇地瞟了瞟那个纸盒。托尼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不由得涨红了脸。


 


  “这个是送给你的,”托尼把纸箱向史蒂夫递了一递,“是个小型的机械臂,可以帮你擦擦杯子洗洗碗什么的,只要给它指令就好……”


 


  “托尼,”史蒂夫打断了他,“这礼物太贵重了,你没必要……”


 


  “不,正好我之前做DUM-E的材料还剩下来一些。它很简单,程序跟Dummy也差不多,所以没花我多长时间,”托尼歪歪脑袋,“不过里面我的智慧结晶倒是无价的。你昨天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我想谢谢你。”


 


  史蒂夫笑笑,接过了纸箱:“那我只好收下了。”


 


  “你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勉为其难?”托尼不满地控诉,“你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想要我的发明吗?还有你是不是已经下班了?快换身衣服,我来教你怎么用它。”


  


  史蒂夫粲然一笑:“好。”


 


  史蒂夫回想起来,似乎每一次他见到托尼的时候,他都在摆弄那些机械。史蒂夫很喜欢看托尼沉浸在自己的发明中的样子,骄傲的、神采飞扬的,似乎浑身上下都闪着微光。现在也是这样。托尼趴在桌上给史蒂夫演示如何调整底座,他的下巴靠在手臂上,睁着的那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偶尔从睫毛底下对史蒂夫投去一瞥,看看他听懂没有。这近乎孩子气的神情叫史蒂夫想要亲吻他。亲吻他打着卷儿的棕色发顶,亲吻他带着薄茧的手指,亲吻他露出的那一截细白脖颈。他既满足于能看见托尼如此令人着迷的一面,又不满足于仅限于此。他还想要看见更多。托尼在上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喝咖啡的时候呢?放在手边的摩卡已经快要凉了,不再冒出袅袅的香气。他在喝咖啡的时候会像现在一样,半个身体趴在桌上,只露出一只眼睛吗?


 


 秋天是万物萧瑟的时候,却有东西在史蒂夫心中悄悄萌芽了,并且越来越生机勃勃,一发不可收拾。


 


  面前的小机械臂成功地完成了托尼给它的擦桌子的指令。托尼开心地笑了,挽起袖子抱起小机械臂,邀功似的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也笑了,伸手去揉了揉托尼的脑袋。但视线下移,他注意到托尼手臂上仍未痊愈的擦伤,不由得心沉了沉。


 


那天他只顾着装像一点,对托尼的动作也比较粗鲁。等到事情全部解决的时候,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跟他道个歉。我一定要抓住那几个人。史蒂夫暗暗地想。我不能叫托尼再受伤了。


 


这种想法叫史蒂夫欣喜中带着一丝惶恐:我还没有拥有他,就已经想着如何不失去他了。




TBC

评论
热度 ( 62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Rectangle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