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下一秒(4,完结章)

把我们埋下的梗都填上了,我吃👏👏

Rectangle:

寄宿高中AU
非主流设定——史蒂夫是官二代
本故事为联文
作者(按顺序排名): @三各手立  @線唐尼  @洛姬  @吃吃吃吃吃 


————————————————


1  2  3




托尼疑惑地敲了敲仍停留在他头顶的手掌,“史蒂夫?”他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史蒂夫回过神来,伸手轻触那块擦伤:“还疼吗?”
托尼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事了,你待会有时间吗?听说食堂今天会供应芝士汉堡套餐,我想去尝尝。”
说完托尼便站起身快速收拾了一下桌面的器械,假装一点都不在乎史蒂夫的回答。史蒂夫轻笑出声,也开始收拾东西:“我也想尝一尝,一起去吧。”
托尼偷偷弯起了嘴角,史蒂夫瞥见窗外不远处树丛里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捏紧了拳头,拉着托尼就离开了咖啡厅。
入秋之后的纽约,黄昏时分的天气已经微凉了,托尼和史蒂夫并肩而行,他感受到透过身上单薄的衬衫传来的史蒂夫身上的热度。托尼有些不好意思地收紧了手臂,但随着行走的步伐两人的胳膊时不时地就互相触碰到。凉凉的秋风并不惹人厌,空气里都是植物的清香。史蒂夫突然停下脚步,拾起一片金红色的枫叶:“托尼,你做过植物标本吗?”
托尼斜睨他一眼,撇撇嘴:“用福尔马林溶液弄一下就可以了吧。”
史蒂夫刮了下托尼的鼻子,又牵起托尼的一根手指引他抚上枫叶的叶脉:“你看,如果想做枫叶标本,最好选择这种比较老,叶脉很硬的。”
托尼的掌心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被史蒂夫握在手中的那根幸运手指连指尖都微微发红。
“用吸水纸把叶子夹起来,等到水分吸干之后再过胶就行了。枫叶的颜色很好看,不必要去掉叶肉再染色。”
托尼慌张地点了点头,压根没听见史蒂夫在说什么,他悄悄动了动那根手指,轻点史蒂夫柔软的掌心,就一下,然后就迅速抽回了手:“是吗?金黄色是挺好看的,我喜欢。”
史蒂夫揉了揉鼻子:“你喜欢金黄色?我可以给你做一个。”
托尼撇了他一眼就急冲冲地迈开了步子:“不用了,我们快去食堂吧,待会人就多起来了。”
史蒂夫又拾起一片金黄色的树叶,将两片叶子小心地夹在了画本里就赶了上去。
下午的课程都已结束,食堂里挤挤攘攘的都是饿着肚子的学生们,提供一贯畅销的芝士汉堡套餐的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史蒂夫和托尼拿过餐盘便站到了队伍的末尾,托尼还在不停叮嘱着史蒂夫关于使用机械手的一些注意事项。
“老兄!”一串轻佻的口哨声打断了托尼。
“巴克?”
巴基坏笑着看了眼托尼,给了史蒂夫一拳:“我和娜塔莎一起来的,需要我帮你们占个座吗?”
史蒂夫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桌椅,只剩寥寥几个空位了。
“你介意吗?”史蒂夫小声询问着托尼。
“没关系,一起吧。”
“那帮我占两个座位吧。”
巴基点点头便端着两个餐盘离开了,史蒂夫凑到托尼耳边解释道:“巴基和娜塔莎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过的咖啡厅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放心吧,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我知道他们的,体育系的两个大明星,巴基·巴恩斯,篮球场上的常胜军,你和他一起长大。娜塔莎·罗曼诺夫,神秘的武术专家,巴恩斯正在追求她。”
史蒂夫有点惊讶地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呃,还是听我们班女生念叨的,快到我们了,走吧。”



*
“嘿!你这家伙!”
“看清楚了!右边!是右边!小笨蛋那边已经是树干了!”
小机器人不顾主人的指令在原地打转,满地的落叶都旋转了起来,少年气呼呼地跺着脚,朝机器人吼叫:“停下停下!”
史蒂夫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旁,看着少年蹲下身专注地开始调整机器人的底座。自从上次在这遇见他后,史蒂夫在黄昏时总是无意识地往实验楼附近走去,想要寻找那道身影。他知道了那个笑起来比巧克力还甜蜜,比太阳还耀眼,比彩虹还好看的男孩叫托尼·斯达克,天才发明家,富商家的小儿子,总是独来独往,每天下午都会在实验楼下修理他的小发明。
托尼絮絮叨叨地在和DUM-E说着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又抱起了小机器人,略显吃力地朝实验楼走去,史蒂夫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搭把手,附近的草丛里突然传出一阵窸窣的声音。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从草丛里迅速地走了出来,又将自己隐匿在实验楼角落的阴影里。史蒂夫也警惕地直起了身子——前段时间附近街区的中学发生了恶性抢劫事件,犯罪团伙仍未抓获。史蒂夫随即隐秘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草丛和阴影,排除了有其他人的可能性,他放轻了脚步慢慢朝草丛移动,两眼还紧盯着刚刚那个男人藏匿的角落。这时托尼从实验楼走了出来,史蒂夫赶忙加快了脚步朝阴影处移动,以防男人的突然袭击。但在托尼经过那个角落的时候,男人并没有行动,而是待托尼走开几步之后才悄声跟了上去。史蒂夫也按捺下疑虑,谨慎地跟在男人的身后。
绕过实验楼便是通往寄宿楼的主道,大道上都是结伴而行的学生,嬉笑地讨论着待会的晚餐,托尼一直沿着大道进入了寄宿楼,那个男人又压低了下帽檐,在楼下张望了一会,打了个电话。史蒂夫不敢距离他太近以免打草惊蛇,只能在附近的自动售货机的屏幕上假装挑选着饮料,余光锁定了男人的身影,待那人调转方向后他又跟了上去。
这个男人不知是否属于之前那个犯罪团伙,刚刚他显然是在跟踪托尼,史蒂夫暂且把这些都抛到一边。天色已经变得深沉,史蒂夫打起精神紧盯着前面的男人,拐了几个弯,进入一个巷口之后男人突然回过头,史蒂夫敏捷地蹿身绕过拐角,他屏住呼吸等待了十秒之后又走到了那个巷口,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了。史蒂夫沉住气拿出书包里的小刀慢慢往巷子深处走去,黑暗的狭窄空间让他有些紧张,但史蒂夫冷静地调整了一下呼吸,停住了脚步,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细微声响,他便朝声源走去。
“老大,那小子今晚不一定会出来啊。”
“我们已经等了够久了,让你踩点你就踩出这么个结果?你个没用的杂碎玩意儿!”
“老大,先别急,这样,半小时之后我先去他们寄宿楼和实验室中间的小道上守着,有任何消息就等我通知,我先控制住他,你们再来也不迟。”
“那就半小时后开始行动,斯达克这笔我们必须得来波大的!”
史蒂夫心下一惊,猫着腰从墙根处退了出来,握着小刀的手掌都因为冷汗而变得滑腻腻的。半小时的时间太过紧迫,根据声音暂时判断对方有三个人,他没有任何证据能提供给警方,也无法向托尼证明——他只能铤而走险先冒充绑匪带走托尼了。
史蒂夫快步走回寄宿楼下,祈祷托尼今晚不要出现。在斯达克急匆匆走出寄宿楼的时候史蒂夫暗叹一口气扣上了卫衣上的兜帽,在心里默默念叨“一定要走大道”。但托尼在岔路口停顿了一秒便踏上了通往小道的那个方向,史蒂夫戴上口罩也加快了步伐。快到第一个巷口的时候史蒂夫心算好距离,在走过路灯大概十米距离的时候他迅速冲了上去捂住托尼的嘴巴将他拖入了巷口。男孩挣扎了几下便没再动弹,乖乖地被他架着往巷子深处走去。快要到下一个路灯的时候史蒂夫的肋骨突然被托尼的手肘击中,史蒂夫愣了一下,突然瞥见交叉的巷口处有一个黑影,他赶紧朝托尼追了过去,狠下心猛砸向他的右肩又将他掼向墙壁。托尼抬起头,脸颊上的擦伤已经变得红肿,他悲伤地说道:“史蒂夫,为什么?”
史蒂夫猛然间惊醒,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又梦到那天的场景了,因为绑匪的突然出现他不得不装得凶狠一点,让托尼受伤。但每当他想起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眸,史蒂夫总会懊恼自己的鲁莽。巴基听到声响也爬了起来,扭开了床头的夜灯。
“你还好吗?”
史蒂夫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巴克,我需要你的帮助。”


*
托尼捏了捏手上的信封,犹豫了一会,还是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史蒂夫正指挥着机械手洗刷着咖啡杯。
“史蒂夫……呃,我又来了。”
史蒂夫没抬头,只是轻快地打了声招呼:“嗨托尼!等我一会儿好吗?换身衣服就来,还是摩卡?”
“是的,谢谢。”
托尼又捏了捏信封拉出了他常坐的椅子,放下书包后就盯着窗外发呆。
“尝尝这个松饼,我今天刚学的。”
托尼转过头却发现史蒂夫的侧脸上有一处明显的擦伤,红肿的痕迹让他心惊,他急切地伸出手,在快要触碰到伤痕时又往后缩了一下,害怕会加剧史蒂夫的疼痛。
“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没有敷药吗?”
史蒂夫尴尬地笑了笑:“不小心弄的,没事。”
托尼讪讪地缩回了手,抿了口咖啡,有以下没一下地切着面前烤的香软的松饼,把已经被他捏得不像样的信封递给了史蒂夫。
“我们班一个女生让我交给你的。”
托尼没有抬头只是闷闷地吐了一句话。班上的女生们因为无意中看见上次他和史蒂夫一起在食堂吃饭,便一窝蜂地想向他打探史蒂夫的消息,今天他更是被一个女生拦着请求他转交情书。
托尼一点也不想让史蒂夫收到女生的情书,但他无权私藏别人的信件。
史蒂夫接过信封后就放到一边无奈地笑了笑。
“你不看一下吗?”托尼面无表情地搅着咖啡,勺子和杯壁不停发出碰撞的声响。
史蒂夫无措地搓了搓脸,在碰到伤口后又嗷地一声叫了出来。托尼唰地一声推开了椅子,走到史蒂夫身边半弯下腰:“止血贴呢,你不是常备着吗?你的伤口都快裂开了我帮你处理一下。”
史蒂夫吐了吐舌头,掏出了止血贴递给了托尼,他睁着湛蓝色的双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托尼轻柔地处理他的伤口。
“别让我担心,好吗?”托尼呢喃着摸了摸史蒂夫的脸颊,一触即分。
史蒂夫捕捉到了那一丝情愫,他抓住了托尼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我们聊一聊,好吗?”
史蒂夫将对面的椅子摆放到他的旁边,牵住了托尼的手:“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在咖啡馆的第一次见面吗?”
托尼点点头,他的鼻尖都是红红的,史蒂夫暖烘烘的手掌让他仿佛置身温暖的泉水之中。
“其实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见过你了,你总是在实验楼下的梧桐树林那修理你的小发明。我看过你抱着你的小机器人开心地大笑,我甚至能数清楚你有多少颗牙齿。”
托尼轻轻给了史蒂夫一拳,又被他的掌心包裹。
“我也看过你对着它恼怒地大吼,看过你全神贯注地挑选着小零件,看过你在草稿纸上飞快地写着那些我看不懂的公式……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习惯于在人群中寻找你的身影了。但是,那天下午,在你结束实验回到实验楼之后,我发现有个男人在跟踪你。我跟着他摸到了他们的窝点,听到他们说半个小时后就要去偷袭你,在短暂的时间里我只能想到先冒充绑匪带走你。所以,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是我,我很抱歉,托尼。在你第一次逃走之后我看见了那个男人正躲在角落里偷窥,我只能再次追上去袭击你。”
史蒂夫一口气讲完了这些积压在他心底多日的秘密,他紧紧抓着托尼的手,不愿意给托尼一丝挣开的可能性。
“那这个伤口是怎么回事?”托尼平静地问道,轻轻摩挲着史蒂夫的侧脸。
“我昨晚和巴基、娜塔莎一起抓到了绑匪。”
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史蒂夫一夜未眠,思考出了能抓到绑匪的方法,和娜塔莎约定好在咖啡厅碰面之后,史蒂夫便从床上拽起了巴基。
“老兄,你今晚不是要和斯达克那小子见面吗?”
“我和他约好七点半在实验楼和寄宿楼中间的第一个巷子口见面来着,但是今天咖啡机出了点问题,我不一定能准时赶到。”
史蒂夫稍稍提高了音量,假装无意地往树荫处瞥了一眼——昨天下午的那个男人果然还在这附近盯梢。
巴基了然地也提高了音量:“那就让他等一会吧,我今晚有个活动课,不然我可以帮你代班。”
七点,娜塔莎戴上了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黑色假发,套上了宽大的运动服,鼻梁上还架着镜框特殊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和托尼至少有七分相像。
“我打听到他实验的时候会戴眼镜。”
巴基夸张地绕着娜塔莎转了一圈,拍着掌:“厉害,厉害。”
娜塔莎又端起一个纸箱子,巴基打开虚掩的箱盖看见里面的双截棍和电击棒耸了耸肩,决定今天安静地收拾绑匪就好。
七点二十,娜塔莎到达了巷口,拨通了史蒂夫的电话,提前佩戴好的变声器让她发出了和托尼一样的声音。
“知道了,你忙完再过来呗,我可以先等一会。”
娜塔莎挂断电话后便假装开始玩游戏打发时间,余光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当黑暗角落里一个身影突然窜出来的时候娜塔莎迅速拿出箱子里的电击棒,伸长腿直击那人的裆部之后又将电击棒对准了他。男人晕倒之后娜塔莎拨通了史蒂夫的电话,待史蒂夫和巴基赶来取下了在路灯杆上装的史蒂夫偷偷从警局拿到的针孔摄像头之后,娜塔莎又电醒了那个男人,让他打电话引来他的同伙,并录音了他们的计划。虽然在史蒂夫报警之后警察及时赶到,但史蒂夫仍在和绑匪的搏斗中受了点轻伤。
托尼听完了狠狠瞪了史蒂夫一眼:“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史蒂夫瘪瘪嘴:“我没有收集到任何证据,怎么能让你相信我呢?”
托尼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灌了一杯咖啡。
“托尼,”史蒂夫温柔地捧起托尼的脸颊,“你说过,给我送礼可以送五线谱本,贵的礼物会被退回,可是你送的机械手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我却没有一点点想要退回给你的想法。你说不能在公共场合调戏我,这会让我窘迫,可是如果是你,我想在人群之中牵你的手,和你拥抱,轻吻你,我希望我脸红的样子真的会让你觉得可爱。你说给我写情书,收到的回信只写有谢谢,可是如果是你,我会再写上满满一页的我爱你。我可以指挥音乐,却控制不了我的心。”
托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连额头都变得红彤彤的。”
史蒂夫拉着托尼的手轻轻摇晃:“很抱歉让你受伤,隐瞒了你这些事情,看在事情成功解决的份上,原谅我,好吗?”
托尼低着头绞着手指:“不是因为班上女生总是念叨我才知道关于你的事情的。”
“什么?”史蒂夫疑惑地挠了挠头发。
“我是说,我很早就关注你了。新生晚会的时候,你的指挥,很棒。”
史蒂夫惊喜地看了一眼托尼,发现他们彼此都早已将对方的身影藏在了眼眸里。他拿出书包里的画本,掏出一张金黄色的树叶标本:“上次你说过你喜欢金黄色,送给你。”
托尼眨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抚过被完整保留的叶脉,忽然抬起头在史蒂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更喜欢你。”
秋意正浓,暖暖的咖啡,暖暖的恋爱,史蒂夫抱紧了托尼,庆幸自己在失去对方前已牵起了他的手。




END.





评论
热度 ( 93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線唐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