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Steps

这几个月写+修的三个段子,在这边放一放~产力太低下了(跪

【安东尼】
安东尼这个名字,应当是给那个徐步于金红暮光下,抱着一纸袋还热乎乎的面包往家去的男孩;应当是给那个逆着呼啸的寒风迎着砸在脸上生疼的雪粒子,把头微微缩在围巾里,手上捧着一杯温暖咖啡的男孩;应当是给那个在自家花园里折下一朵玫瑰花,弯起嘴角吻去上边粘着的透明朝露的男孩。安东尼,这个一听就让人与温暖挂上钩的名字,一听就让人与柔软挂上钩的名字啊——怎么就给了他呢?你疑惑了,那个有一身硬邦邦钢铁盔甲的斯塔克,那个抱着双臂倒豌豆一样说着些不讨人喜欢的话的斯塔克,那个总是紧紧抿着嘴角散发出生人勿近气息的斯塔克?

但是你抬起他的头来,看看那双眼睛——安东尼这个名字还好给了这样一个男人。给了这个一有人带着关心靠近就警惕地竖起满身的刺缩在壳里观察的斯塔克,给了这个用不讨人喜欢的长句子掩饰自己的关心与自责的斯塔克,给了这个尽自己所能保卫所有人事后又轻描淡写带过的斯塔克,给了这个有着钢铁盔甲,有着比他的盔甲更坚硬的伪装,却有着异乎常人的柔软心脏的斯塔克。

于是你叹息了。哦,安东尼…亲爱的安东尼啊,那你能遇到一个能脱下你那用鲜花、聚光灯、钞票包装的躯壳,小心翼翼地保护起那颗上面已经刻下几道无法愈合的伤口的柔软心脏吗?然后你看见了他,那个从过去走来的男人,那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男人,那个唯一能精准地撕开安东尼的面具,看看他不安恐慌的灵魂的男人——他们争吵,他们大打出手,他们在彼此的心中留下了无法治愈的伤疤。但是他们竟然还能在下一次、下下次、千千万万次之后,毫无顾忌地、完完全全地、把自己的命交到对方手里。他们在经历了起起落落,看过万水千山,无数次的抵背出生入死,又无数次的伤害原谅后,坐在高楼上,望着他们拼了命拯救的城市,相视一笑。然后他就是安东尼了。你看着眼睛里都透出暖融融的光芒的斯塔克,想道——他是安东尼了。

也许数年后的一天,你会在史蒂夫的小公寓里看见安东尼踩着裤脚拖拖沓沓行走的身影。那应当是一个枫叶片片飘落的秋日午后吧。安东尼站在窗前,一头棕色卷发乱糟糟地堆着,手上还捧着杯暖乎乎的咖啡。然后你意识到,这样的他,完完全全就是你对安东尼这个名字所有的幻想。因为父母的死去,他在安东尼的外边缠上一层厚厚的布,把自己变成了斯塔克;但是布还不够坚硬,所以他在斯塔克的外边又堆砌起了一座工作鲜花名誉铸成的高高城墙,把自己变成了托尼斯塔克;因为世界需要他,他在托尼斯塔克的外边建造了一套盔甲,把自己变成了无坚不摧的钢铁侠。但是有没有那一个人愿意看到安东尼呢——谁愿意拨开托尼斯塔克竖起的满身的刺,看看里面的安东尼呢。

然后你看见了——史蒂夫推开家门,翘起嘴角走向窗边的他,从背后揽着他的腰,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也许是阳光绵绵地打磨了他的轮廓吧,托尼斯塔克身上的那些刺儿似乎全部都消失不见了。他只是勾下史蒂夫的头,更深地陷进这个吻里面去。

你释然地笑了。

哦…安东尼呀。你看着那个这会儿正和史蒂夫调笑拌嘴的男人,柔软地叹息了。

安东尼呀。

【双女儿梗】
*
“都说了你这方法不管用,”Antonia仰面倒在床上,踢踢腿把高跟鞋甩得老远,“你要是能用几句话就把他从工作室弄出来,papa也不至于天天为这屁事儿生气了。”

Stephanie欲言又止,叹口气去把她的鞋捡回来摆好。Antonia转过身戳戳她的腰:“不要乱放我的东西,我会找不到的。”

“我这是在帮你收拾。”

“嗨,你说是就是吧,”Antonia坐起来,开始绑头发,“帮我把背心拿过来?上次被你叠起来我就再也没见过它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在抽屉第三格,”Stephanie翻了个白眼,还是起身帮她去找衣服,“你说哪天要是我搬出去住了你怎么办?”

Antonia撅嘴:“你不是申请的本地的大学嘛。”

Stephanie把背心甩在她腿上,顺便接管了被Antonia绑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你要背心干什么?坐起来一点,我不好梳,”Stephanie看着她眼眶下浓重的黑眼圈,皱眉,“你不会今晚还要去工作室吧?你忘了昨晚答应我什么了?”

“拜托,别对我发火,我保证今晚按时睡觉,好吗?”Antonia哼哼,闭上眼睛享受姐姐在她太阳穴上的按摩,“我只是去完成你的工作啦,去把daddy拎出来。”

Stephanie疑问地唔了一声。Antonia坏笑两声,伸个懒腰从床上蹦下去,拉起Stephanie的手就向工作间跑。

“等等,你还没穿鞋呢!会着凉的……”

“有地毯要什么拖鞋呀,”Antonia回头吐了吐舌头,“就这么几步路而已。”

*
“Daddy,”Antonia抱起双臂,严肃地瞪着面前聚精会神修理盔甲的男人,“你该去睡觉了。”

“别像你papa一样,”Tony撅嘴,“我以为我们是一边的?”

“在让你睡觉这件事上不是。”

“这事儿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胜任……”Tony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呃……”

Antonia笑得眉眼弯弯,朝大厅正中自己做出的第一套盔甲扬扬下巴:“嗯?只有你能胜任?”

“……你不懂我对这套盔甲的改进的。”

Tony徒劳地挣扎。

“Friday会告诉我的。对吗Friday?”

“为您效劳,小姐。”

“看吧,”Antonia走上前去,从Tony手里抽出扳手,“现在,daddy出去吃饭,我来把剩下的工作做完。”

Tony还想反驳什么,被Antonia一记眼刀顶了回去:“不然,papa,姐姐和我都会很生气。”

Tony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挠挠头,咕哝着什么“女儿大了”,垂头丧气地走出门去。

Antonia看着Tony真的进了电梯,才向Stephanie比了个胜利的手势。Stephanie在她向盔甲努嘴的时候就猜到了交换条件是什么。她无奈地笑笑,转身上楼去,帮她的妹妹把晚餐端下来。

【重逢】
钢铁侠一炮击飞敌人瞄准美国队长的攻击,慢悠悠地从他面前飞过。

“你的新造型模仿野人模仿得很成功,队长。”

撂下的一段平直电子音却让史蒂夫字字听出了嘲讽。他恼怒地转头,却发现对方已经开足马力飞去了战场的另一端。

“彼此彼此,钢铁侠,”史蒂夫按捺下火气,冷漠生硬地回嘴,“你前段时间和蜘蛛侠在一起时的那套盔甲甚至丑过你的大楼。你难道没看过电视上人们的评论吗?”

“你说什么,罗杰斯?”钢铁侠远远地大喊,“我可没有你那超级士兵的四倍听力。”

“他说他也想你,天天在电视上看你的新闻!”

鹰眼忍无可忍。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