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ʜᴇᴀᴠᴇɴ ɪs ᴀ ᴘʟᴀᴄᴇ ᴏɴ ᴇᴀʀᴛʜ ᴡɪᴛʜ ʏᴏᴜ

【盾铁】【3490】Puppy Love

因为Natasha这个名字让我自己有点代入障碍,所以换成Toni。更改设定抱歉。

1

Toni踢踏两下把高跟鞋甩在门口,踮着脚尖从冰凉的地板跑进厨房,把手里拎着的一大袋子冰激凌小蛋糕塞进冰箱。

沙发上的男人咳嗽两声抖抖报纸,斜她一眼,无声的“我还在这儿呢”。Toni缩缩脖子,费劲地推上冰箱门,一颠一颠地跑去客厅。

Toni爬上沙发,扯过一张毯子,向Steve靠过去,像猫一样在他身边蜷起身子,把冰冰凉的脚塞在他的大腿下面。男人“嘶”地倒吸一口气,却也还是抬起了腿方便她动作。过了一会儿,Steve摇摇头,认命地腾出一只手,用掌心包裹她细瘦的脚踝。

Toni歪头打量仍面无表情地盯着报纸看的男人,扑哧一笑:

“休战了?”她咬着下唇,眉眼弯弯,“我们?”

Steve不答她的话,深重地叹口气,用大拇指蹭了蹭她踝窝的一小块皮肤。

Toni欢欢喜喜地靠上他的肩头,一路上的纠结打着卷儿纷纷扬扬地散去了。她在Steve的脖颈旁吸气,许自己一个雏菊味儿的梦境。

2
这甚至算不上一段健康的爱情,里面掺杂了太多互不相让的针锋相对、生死一线的不顾一切和毫无意义的大吼大叫。说起来他们在一起的契机也可以划进类似“不健康”的范围。Toni又一次横冲直撞地跑去当诱饵还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好容易勉勉强强收拾完烂摊子后精疲力尽地坐在一幢残垣上给自己缠绷带。没等她处理完,Steve就带着几乎具像化的怒气冲到她面前。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做的事情有多危险?”他无法抑制地大吼出声,那些平日里对待淑女的规矩都丢到九霄云外去啦,“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知不知道我……”

你知不知道我真是受够你这样的队友了。Toni咬着绷带翻了个白眼,在心里接上一句。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啪嗒。

绷带卷撒着欢儿滚远了,从Toni齿间扬出一条无限延伸的白布条儿。

所以Toni从来没向别人提起过Steve给她告白的场景。她傻乎乎的叼着一根绷带,身上没一块可以看的干净皮肤。Steve也好不到哪儿去,还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像条金毛犬一样跟着滚走的绷带卷跑了老远。

等Steve抱着一堆沾了灰土的绷带跑回来时,Toni早溜得没影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无视问题——是吧?她左一下右一下地飞着,断断续续地工作着的斥力靴喷出烟火一样的火花,Jarvis也跟着乱七八糟地欢欣鼓舞:

“很……高兴……您平安……Rogers队长……”

Rogers队长个屁咧。她撇撇嘴,心跳咚咚。

不能下去吃晚饭了,得点个外卖。但是外卖可真难吃啊,一点儿也没该死的Rogers做的香。

3
连着工作了三天的——也就是智商情商都接近于零的——Toni坐在厨房的桌子上等着她的咖啡。

怎么还没好啊。为什么水柱这么细啊。

她用最后一丝精力撑着眼皮,努力盯着咖啡机流出的黑色液体。咖啡咖啡咖啡。她甚至没注意到从前边靠过来的Steve。

Steve显然刚刚洗完澡,脖子上搭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整个人散发着新鲜而清新的气息,惹得Toni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两次。三次。那该死的皂香把咖啡味儿都盖住了。Toni猛地抬起头,不甚清醒地狠狠瞪了他两眼。

Steve莫名其妙,但看着她小猫张牙舞爪一样的表情也觉得可爱。他走到Toni身前,半个身子笼着她,伸手去上方的橱柜里拿一盒麦片。

Toni伸出手指去戳戳他的胸肌。“离我远点。”唔,她早想这么干了。

“为什么?”Steve胸膛的震颤从她的指尖传到心尖。像是一阵细微的电流,在她脸上腾起一片热意。

“你挡着我的咖啡味儿了。”

Toni蓦地抽回手,重又撑在身体两侧。她低下头嘟哝,脚晃晃荡荡,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Steve的小腿。

“你不是机器,Toni。别靠着咖啡生存。”Steve撤开身子,消失的温度让Toni心里漫过一阵小小的不舍。Steve把手上的麦片盒子和马克杯放在桌上……该死的,Rogers是什么时候偷偷把咖啡拿走的?!

“我很困!把它还给我!”

“很困就去睡觉。”

Toni气呼呼地吹起额前的一缕碎发,翻了个她在这种状态下能翻出来的最大的白眼。叫我睡觉?行啊。

她往后一躺,眼睛一闭,四仰八叉地横在厨房的桌子上。

Steve半天没了声音。Toni洋洋得意地想,这次Rogers八成是被气撅了,我看他以后还能想出什么法儿管我。等他待会走了,我就把咖啡——“我操!你他妈干嘛呢!”

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慌乱地四肢扑腾最后抓住了Steve胸口的一小块布料。而始作俑者正把她稳稳地抱在怀里,脸上还扬着那杀千刀的美利坚东海岸阳光一般的笑容。

“我打赌你的床比厨房的桌子舒服一百万倍,亲爱的。还有别说脏话。”

Toni被“亲爱的”这个字眼成功地噎到无法呼吸,乖乖在Steve怀里脸红气结地软趴趴了下去。

出息,Toni。以往都是你先调戏他的。

“你……你……”她这下完全清醒了,疯狂地转动着大脑思考着措辞。甜心好还是苹果派好?美国丽人怎么样?

“别说话,要不然我可得吻你了。”

“……”

三天后,重新想起这事儿的Toni愤愤地摔了扳手,把本来就乱得不得了的头发揉得更乱。

是哪个该死的教他告了白就算交往了的?!

4
要Steve说,Toni绝对就是一团混乱。但是是最完美的那种。他永远搞不懂怎么有人能踏着那样又高又细的鞋跟健步如飞,搞不懂她怎么能同时在大脑里运行二十个以上的计算项目,也搞不懂她怎么能在半小时以内把自己从散发着机油味道的一团糟收拾成光鲜亮丽的派对女王。但好在他唯一清楚的——也只需要清楚的,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他眼前了。

Steve靠在吧台旁端着一杯酒啜饮一口,从杯沿上方看向站在人群中央谈笑风生的Toni。她今晚穿得很好看,红色的裙子十分衬她,她的每一套盔甲也一样。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她大概是说了些恼人的逗趣话,因为Steve认得她嘴角恶作剧一般的弧度。Toni睫毛弯弯,盈盈亮棕星星点点地透出;红唇微翘,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她看起来鲜活极了,就像是Steve每一个描绘在素描纸上的绮想都悄悄溜进了现实。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走向她的冲动。他想走过去请她跳一支舞,想要她流转的眼波里只盛着自己的样子,想去吻吻她涂抹精致的嘴唇。但是他在等待。在等待一个确凿的答复。

没过两三分钟,他等的答案就到了。

Toni在终于应付完那一群商人之后,东张西望地寻找着什么。在她终于发现角落里的Steve后,脸上瞬间被欢喜点亮了。她一步步地向Steve走来。

“你是在找我吗?”Steve递给她一杯酒,明知故问。

“我是怕你融入不了罢了,”她歪歪头,闪烁着银光的钻石耳坠摇摇晃晃,“所以……马上要跳舞了?”

“马上要跳舞了?”他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明晚吃西兰花好吗?”

Toni奇怪地横他一眼:“你这时候问这种问题干什么。不要。”

“那西兰花还是胡萝卜?”

“……胡萝卜。”

“做我女朋友还是做我女朋友?”

“做你……什么?”Toni瞪大了眼睛。

“我想和你跳第一支舞,”他佯作委屈地说,“但是我用什么身份邀请你跳第一支舞?”

Toni磕磕巴巴了半天,平时伶牙俐齿的样子荡然无存了。

“你……你在诱导犯罪知道吗?谁能对着美国队长这张脸说出‘不’这个字?这一定是某条法律明令禁止的吧?”

“没有这种法律,Toni,”他看着面前用手指焦躁地叩击着那可怜酒杯的女孩,近乎宠溺地叹一口气,“拒绝我只需要说个‘不’就好啦。”

当然,他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他知道他的小天才最擅长的就是做选择。但这会儿在是和否中做选择也许得要了她的命,但是换一种呢?

“你想我陪你跳第一支舞还是第二支舞?”

Toni沉默了半晌,扬起通红的脸,自暴自弃地把手塞进Steve的掌心里。

“……第一支。”

她在Steve乐开了花儿靠过来时,狠狠地用尖细的鞋跟碾过对方的脚背,心里憋的气儿也随着Steve隐忍的痛呼轻飘飘地飞走了。

“你给我弯下腰一点,大个子,”她近乎耍无赖地攀上Steve的肩膀,在他耳边咬牙切齿,“你该死的太高了,我很累。”

5
恋爱使人愚蠢。

Toni楞楞地看着桌上乱七八糟堆着的实验数据,怎么也赶不走脑子里今晚要和Steve出去约会的念头。这个念头霸道地把一心二十用变成了一心一用。在她得出第32个不同的数据时,她自暴自弃地向椅背倒去,仰头却看见了正好站在玻璃门外的Steve。

“你来干嘛?”

“看看你在干什么,顺便给你送点橙子。”他把盘子放在桌上,转过身来捏上Toni的椅背,无比自然地在她嘴唇上轻啄一下,又伸手去把一缕乱发抚开。

“别太累了,”他贴着她的嘴唇说,“别忘了我们晚上的约会。”

Toni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舔了一下嘴唇。

“你今天换唇膏了?”

她究竟以前为什么会觉得他是个纯情得不得了的老人家?

没错,她不仅换了新口红还换了新衣服新鞋子。吃晚饭的时候Steve一直盯着她笑,弄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笑什么?”

“没什么,”他这才辛苦地敛去笑意,清清嗓子,“我……只是很高兴。很高兴你答应了我,Toni。”

Toni看着他一副傻里傻气的大金毛一样的表情,心里也愉悦地柔软了下去。看来犯蠢的不止她一个人,Steve也没游刃有余到哪儿去。

她装作转头看向窗外,余光瞟着从睫毛底下偷偷看她的Steve,决定以后撤销老人家这个外号了。高中生更适合他。

6
一般情侣在恋爱大半年之后就会转变成老夫老妻模式,Toni和Steve也没什么不同。终于接受了“我他妈居然和美国队长搞到了一起”这个事实之后的Toni就像一只在亲近的人面前露出肚皮的猫,变得柔软且粘人。就像这会儿,Toni正枕着Steve的大腿睡得迷迷糊糊,梦中不知在呢喃着什么。Steve一只手梳过她顺滑的头发,轻柔地按摩着她的头皮,听她发出满意的哼声。这和刚刚在战后会议上和他吵得不可开交的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Steve叹了口气。也不能怪他今天脾气暴躁。毕竟有什么比你提前一个月订好的餐馆在约会当天被九头蛇炸了更让人心烦的呢?还有他安排的小提琴手……Steve心痛地想。他设想了好几个月的场景就在今天的炮火中化为了灰烬。

“……Steve?”他的女友悠悠醒转,眨巴两下眼睛疑惑地盯着他瞧,“怎么了?你表情很奇怪。”

“没事,Toni。”他叹了口气。

“你看着不像没事的样子。”Toni翻个身坐起来,双臂交叠抱在胸前警觉地望着他,“我以为……我们已经和好了?”

“我们就没闹翻过。那只是一次‘例行的’、美国队长和钢铁女侠之间的争斗,不是我和你的。”

“唔……”Toni狐疑地看他一眼,“可你看起来一副……”

果然还是被她发现了?Steve心跳骤然加快。他捏紧了口袋里的小盒子。

要不要就这时候……反正她已经发现了。反正餐厅也没了。掠过Steve脑子的最后一句话又让他一阵心痛。Steve视死如归地闭了闭眼睛,扑通在Toni面前单膝跪地。

“……一副要跟我分手的样子……”“嫁给我吧,Toni。”

声音同时响起的时候两个人皆是一愣。

最后还是Toni先反应了过来。

“……哈?”她震惊地盯着那个盒子里银白的指环,好像要用念力把它烧出一个洞,“你再说一遍?!”

“我……”这语气怎么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一样?“嫁给我吧,Toni。”

“可你今天还在说我不听指挥总有一天要送命。”

“你确实该听听指挥。”这二者有什么关系吗?“这和我想娶你不矛盾。”

“你不介意我……”她卡了壳,“……这太难了。我从没跟人发展过半年以上的关系。你人生里的五六十年可能会被我的各种问题毁掉。”

“我甘之如饴。”

“……我作息习惯很不良好。”

“怀孕的时候不这样就成。”

“你他妈还想我给你生小孩,Rogers?!”

跪在地上举着戒指的Steve缩了缩脖子:“不生也可以。”

Toni忽然卡了壳。她看着Steve一脸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标准美国队长式表情,叹了一大口气。

“这事儿以后再说。照顾两个超级士兵不得折腾死我?”

她伸出手来,努努嘴,示意Steve给她戴上戒指。

“起来吧别老跪着。地上太冷了。提醒我明天去买条地毯。”

Steve咧嘴笑了。他迅速地给他的女友——哦不,未婚妻——套上那个小小的指环。唔,大小正合适,还好Toni总是睡得很熟,这让Steve的测量工作简单了许多。然后他扑进沙发,去给自己一生的爱人,一个甜蜜的吻。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265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