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ʜᴇᴀᴠᴇɴ ɪs ᴀ ᴘʟᴀᴄᴇ ᴏɴ ᴇᴀʀᴛʜ ᴡɪᴛʜ ʏᴏᴜ

【盾铁】我爸要和我爹离婚我该怎么办(2)

迟来五个月的更新……前文戳文下同名tag💕


5月21日

今天我干了件大事。其实也还挺简单的——我给Jarvis安了个小插件,这样我就可以通过他的摄像头看见整个大厦所有地方正在发生的事儿。至于用来干嘛……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用处,我只是无聊而已。最近老爸和老爹好像特别忙,不知道是因为公司的事儿还是拯救世界的事儿。连着几天我都没听到老爹那平均五分钟一次的叨叨了。倒不是说我很喜欢听他Tonia我,只是我的耳朵已经习惯了,我也没办法。

等打开了那个插件,我才发现Clint叔叔说的“铁罐在大厦的每个角落都安了摄像头”这话并不是夸张。等我从那几百个画面里找到我爸和我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我叹了口气说辛苦你了Jarvis,他迟疑了一秒,说,永远乐意为您效劳,小姐。然后他就帮我放大了那个画面。虽然Jarvis总是向老爹出卖我,但在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很喜欢他的。

一看到他们俩的站姿,我就知道他们又在吵架。唉。老爹手扶着腰带跨立,老爸抱着双臂。如果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模仿秀”这台节目,我想我可以拿个冠军。听了没两句我就开始翻白眼(“不是个好习惯。”老爹的幽灵在我耳边说)。我本来以为这个议题已经结束了,谁知道他们的争吵居然愈演愈烈。

“拜托,Tony,她还只是个小女孩。上周她才要我们给她买小火车当玩具,她需要这些同龄小孩子该有的东西——”

“是,她是向我们要了辆玩具小火车——但她第二天就把它拆了拼成了个火箭,还给它造了个该死的引擎!”

我看见老爸微微有些气喘,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老爹。

“她甚至还改造了Jarvis,给他装了个用于拷贝监控画面的小程序,天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或者想用来干什么!Steve,她才十岁!”

我抬头盯着屋角的摄像头,怨愤地。摄像头扭开了头。

我收回我刚才说喜欢他的话。

老爹向前跨了一步,眉头皱得更深了。老爹不甘示弱地扬起下巴(说真的,他们每次吵架的套路都一模一样)。“你是在说我们的女儿是个怪胎吗,Tony?”

……啊哦。这话听起来有点伤人。

老爸看起来一副“你他妈究竟在说什么”的表情。“我们都是怪胎,Steve,”他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我六岁就会自己造引擎,十五岁做出了Dummy。在班级里我永远是个头最小的那一个,除了Rhodey之外没人愿意跟我讲话,没人愿意去听一个长得跟芦苇一样的瘦小子讲一些稀奇古怪的科学理论。你呢?你也清楚得很和那些普通人不一样——不论是脑子还是体格——会遭受怎样的待遇。我们本来就不普通,你怎么能指望Antonia平凡?”

“那你就想一辈子把Antonia关在你制造的安全屋里,不让她和任何可能伤害她的事物接触?”

“她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那你呢?”

说实话,我有点被吓到了。毕竟我从没见过老爹这么咄咄逼人的样子。

“你又是什么时候才准备好的?你现在阻止Antonia去面对这些,像是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的样子吗?这没什么值得羞耻的,Tony。这是一种恩赐而不是诅咒。”

“我没说不同是一种诅咒,”老爸摇摇头,“你只是不理解这会给她带来什么,Steve,她会为了你那愚蠢的平凡女孩梦想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不想她——我不想她重蹈我的覆辙。我不想她变成像我一样。”

他们都沉默了。老爹像是还想说些什么,但被老爸扬扬手阻止了。

“我接下来还有个会,”他看也没看老爹一眼,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走到门边,“今晚不回家吃饭了。”

老爹一直垂着眼睛。在门将要关上的那一刻,他突然开口。

“永远不要,”他说,“永远不要那样贬低你自己,Tony。”

老爸的动作顿住了。我可以看到他因为咬牙而鼓出来一块的咀嚼肌。两三秒后,门关上了。

老爹挫败地锤了一下桌子。另一块屏幕上的老爸微微撅了撅嘴——他惯常的隐藏情绪的表情。说实话,有时候我觉得我老爸比老爹好懂多了。他自以为自己戴上的面具都是完美的,但其实那只能忽悠忽悠外头的记者。对于我和老爹这种基本上可以出本《Tony Stark微表情与肢体动作的1000种解读》的人,那其实根本没啥用。

“小姐,”我还在盯着老爸离开的空荡荡的走廊看,Jarvis突然来了这么一句,“Sir正在向您的位置走来。”

我被吓得一激灵,赶紧收起了所有全息屏,转过椅子对着门紧张端正地坐好,在老爸敲门进来的那一刻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效果不太好,从老爸像是见了鬼的表情可以看出来。

“嗯……Tonia,”他走过来,靠在我的桌边,手指敲敲打打桌沿,“我问你,你在家学到的东西——”

“嗯哼?”

老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思索了几秒,好像生生咽下了上一个话头。

“……用不确定关系式估计一下氢原子基态结合能和第一玻尔半径?”他问。

唔。为什么要问这么简单的题目?我稍微计算了一下——“13.6eV。”

老爸几乎是马上露出一个笑来,刚才和老爹吵架过后萦绕身边的低气压瞬间烟消云散了。(……为什么?)他揉了揉我的头,说:“你老爹是个笨蛋。”然后踏着轻快的步子走了。留下一脸问号的我呆在原地。

说实话吧,D先生,我对学校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点儿概念都没有。是换了个地方做实验,还有许多人围着你一起做实验,大概?我也不知道老爹嘴里的“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会干的事情”和“她这个年龄应当获得的乐趣”究竟是指什么。

我不明白,难道还有比和老爸老爹在一起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老爹果真问了我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我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他叹了口气,少见地拿叉子对着盘子里的鸡肉戳来戳去——一般他看到我这么做铁定得皱眉头。然后他告诉我,明天神盾局有个任务,他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这么匆忙吗?”我问,“可是老爸还没有回来……”

他“唔”了一声,点点头:“你能帮我跟Tony说一声吗?”他盯着我,一脸纠结为难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好吧。但是你最好还是叫Jar录个像带给老爸。不然他会……嗯。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做了一个哭哭脸。老爹摇摇头苦笑一下,继续低下头去解决他的鸡肉。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按我说的做了。我突然感到有点火大。

“呼叫Rogers队长。”

“怎么了,Stark-Rogers下士?”

“我知道你偷偷看了我写的圣诞愿望,……别急着解释。那你确实知道,我只是想要我们就,平平常常地生活在一起,或者换个形容词,幸福快乐地?”

我难得正襟危坐地看着他。

老爹叹了口气,放下刀叉,也认真地看着我。

“你也确实知道,我和Tony都爱你,并且我们也爱着彼此,对吗?”

我点点头。

他接着说下去,声音小了许多。

“……那又何尝不是我最大的愿望呢,”老爹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了,“我可以用一切来换你和Tony幸福快乐。”

我撇撇嘴叹了口气。“所以你会给他留个视频而不是让Jar给他带句话就了事了?”

“我会的。”

后来我就回去自己房间了。最近天老是下雨,湿冷湿冷的。老爹又要去做任务,老爸也最近很多会要开。Natasha阿姨他们都各有各的事儿,最近也不在纽约。大厦里又只剩下了我和Jarvis,还有D先生。给Jarvis装的那个插件估计够我玩儿一两天,但那之后呢?

哎,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评论 ( 3 )
热度 ( 113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洛姬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