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ʜᴇᴀᴠᴇɴ ɪs ᴀ ᴘʟᴀᴄᴇ ᴏɴ ᴇᴀʀᴛʜ ᴡɪᴛʜ ʏᴏᴜ

Like a song in your heart

这篇写得真的太棒了,谢谢阿盐愿意把它送给我T^T这么棒的文笔和剧情以后一定要多写写呀!我会监督你的哼。

桃子妮妮加焦糖:

盾铁普通人AU

@洛姬 的生贺

爱你

太久没写了 天天加班之后的产物
难吃别打我(顶盾逃走


1
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来的时候,Tony正在忙着往文件夹上贴便签。新来的实习生笨手笨脚,第一天就搞乱了文件索引,气得Pepper不顾时差打个电话过来,好像那些花花绿绿的便条不归位,她就要从地球那端杀回来一样。

Tony一只手抓着绿色的便签,另一只手去够手机,还没摸到,那个黑色的小方块就失去了耐心开始嗡嗡震动。屏幕上Steve.Rogers的脸明明灭灭,Tony至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穿着公司年会上那件蠢爆了的驯鹿毛衣还能露出那种阿波罗一样闪耀的笑容的。

“怎么不回短信?”

“在忙。你知道Pepper即使在出差,也要随时掌控第二现场的。”

“哈,”男人轻轻地笑起来,这让Tony有种有人在自己耳边吹气的错觉。“Tony Stark说他在忙,今天真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哪。”

“闭嘴Steve,”Tony假装恼火地翻了个白眼,下一秒眼睛却忍不住愉悦地眯起,“你已经不再是我第一天见到的那个甜心了,是谁把你变得这么刻薄的?”

“这个人可真难想到啊,”男人的声音有点低,像是拼命憋住也掩饰不了那点喜爱的笑意,“我猜他现在快要下来跟我一起吃饭了?”

“已经在路上了。”他把便条随手拍在某个文件夹上,希望Pepper不要踢他。

“是啊,然后Stark先生穿上了外套。”

刚拿起外套的Tony眼里笑意更甚了,“错,Stark先生在陪Rogers先生聊天,根本没空穿外套。他们应该给我颁个奖,Tony Stark,一个为了朋友都没时间穿衣服的人。”

“好…”Steve刚冒出一个词就被打断了,然后Clint的声音切了进来,“你好这里是爱聊天的Steve Rogers和他饥肠辘辘的三个朋友,Stark先生再不下来吃饭他的朋友们就要饿死了,而Natasha会在她死前把Stark的肠子切成一段一段…嗷!”

Tony关上办公室的门,耐心地等着那段混乱的声音过去,然后Steve重新接管了手机,“抱歉刚才Clint把我的手机抢走了(Clint远远地在喊“一点都不抱歉!”),你下来了吗?”

“已经在路上了,”Tony走进电梯,冲电梯里的同事点了点头,“这回是真的,我进电梯了,要挂电话啦。”

“嗯,快点下来。等你。”

通话嘟地一声归于平寂,他捏着手机还舍不得放进口袋,扭头看一眼轿厢里的镜子,才发现自己笑得像个傻瓜。难道他刚刚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天哪希望没有遇到什么熟人。他努力想收敛一点,然而嘴角那点弧度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只能面容扭曲地瞪着不断下降的数字

“女朋友?男朋友?”同事瞄了一眼他。

“…不,”这下压下去了,“只是朋友。”



2.
“以后要禁止让Steve打电话叫Tony下来吃中饭,每天我们都要不得不忍受五分钟的电话粥。”

“少吃这五分钟也并没有让你瘦一点,小鸟。”Tony拿着餐盘过来挤开Steve坐下,“而且Brucy baby什么都没说,哪里来的‘你们’。”

“咳咳,”突然被点名的Bruce一脸尴尬,求救地看向Natasha,“所以Thor去哪了?他今天怎么没来。”

红发女人眯着眼睛观赏她新染的指甲,她从来不吃热量高于150卡的食物,所以没人知道为什么她会每天中午跟他们聚在公司楼下的汉堡王却只点一杯柠檬水——Clint猜测过Natasha大概有个神奇餐盒之类的东西,就藏在她办公室的哪个角落里,但出于某种保护自己的直觉,Tony并不是很想验证这个猜测。

“他去找Loki了。”她微微一抬头,目光落到对面这群人的身上,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今天是12号,你们知道的,情人节的规矩,不,能,一,个,人,过。”

啊哦,他一定是太累了,已经把这个日子忘得一干二净。自从他们这个小团体聚在一起以来,就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每年的情人节,都要各自找人一起过。没有约会的那个人只能孤单地度过这一天。

倒不是说他有哪次被剩下了——他可是Tony Stark,公司公认的永远不会缺约会对象的男人,对他来说找个人一起过再简单不过了。

只是,他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金发男人,不出所料的那人脸色变得有些黯淡。

只是他今年突然有点不想这么做了。

“情人节?”Bruce摘下眼睛,捏了捏眉心叹气,“我的天,这么快情人节又到了吗?”

老好人Bruce去年差点就被剩下了,要不是在情人节前一个小时跟他们组的Lila一块出去了的话。

而Clint,每年从11号就开始疯狂给每个他认识的女性打电话的Clint,骄傲地举起了手,“对不起了大家,”他另一只手捂住胸口,一脸沉痛(Tony猜他大概心里要笑疯了),“我结婚了,我再也不会被剩下了,我要先退出这个约定了。”

啊,Clint和Laura,这对爱情鸟,不声不响地在三个月前结了婚,Tony还记得那天跟Clint认识最久的Natasha还红了眼睛,差点把他吓出心肌梗塞。

“谁能想到我们之中Clint会是最先结婚的那个呢?”Natasha摇头,语气像谈论自家养的猫,一点也看不出她会为谁掉眼泪。她看向Bruce,“你今年怎么过?还是Lila?”

“我不知道,”Bruce有些犹豫,“昨天Betty给我打电话了,我想,也许我们今年会一起过。”

(Betty*:原作中Bruce的前女友)

“可以啊,”Clint拍拍Bruce的肩,“你俩终于要复合了?”

“我希望吧,”Bruce笑了笑,“希望我们能走到你和Laura那一步。”

Steve一句话都没说,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来问他。Tony把手里的纸折好又拆开,还是碰碰Steve的肩,小声问,“下班以后去喝一杯?”

金发男人有点恍惚,“好啊。”

天哪,他真的想让Steve重新笑起来,像中午给他打电话那样。他真的想。



3.

Natasha有一点没说错,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这个小团体里最先结婚的会是Clint。因为所有人都觉得那个人会是Steve。Steve,长相英俊,性格温和,工作稳定,薪资不错,还有个交往了三年的女友。天哪,连Steve这个名字,都会让人联想到阳光、彩虹、草地等等特别美好的东西,他就像是所有人想要奋斗成为的标杆一样。

在此之前,Tony以为Steve会和Peggy结婚的,所有人都以为。

“所以,你还好吗?”

“我不知道,”Steve盯着杯子里的威士忌出神,“以前每年这天,我都是跟Peggy一起过的。”

他小小地笑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Tony握紧了自己的杯子。

“我想我们早就该分开了,再早几年就该了。最后这半年我们几乎不见面,也不打电话。我们只是想再拖拖看,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他抬起头,“我猜奇迹并没有发生,事实证明我们就是行不通。”

Tony已经三年没有喝过酒了,去年Steve还给他画了一张简笔画。他想像着自家冰箱上配字“庆祝Tony戒酒成功”的Q版小人,突然迫切希望自己杯子里不是白水而是伏特加。

但是最后,他一口喝光杯子里的水,站起来,“嘿Steve,来我家看比赛吗?”



那天他们在沙发上看完了足球赛,Tony给他们弄了点热狗、爆米花和冰水(因为Steve坚持Tony还在戒酒,出了酒吧他就不应该还在Tony面前喝酒,所以他们没有啤酒)。Steve在每个进球都激动得大呼小叫像是在现场,好像他已经完全痊愈。然后他们一起看了《银翼杀手》和《人工智能》,Steve无可救药地爱着那些有冷硬线条和光怪陆离颜色的未来都市的科幻片,巧合的是,他们都是。

David爬上床和Monica躺在一起,然后镜头拉远,茫茫地球,只剩下了David一个。

“也许今年我会是剩下来的那一个。”

Tony庆幸他们没有开灯,所以他可以借着电视屏幕的一点点光肆无忌惮地看向身边的男人。Steve抱着爆米花坐在沙发里,鼻子上还沾了点糖霜,然而像是一座雕像,心碎地坐在阴影里,被孤独的灰尘淹没。

“也许我没法找到对的那个人了。”

Tony一言不发地听着,他从没觉得沉默如此令人焦虑。也许他应该做点什么。在他难过去骚扰Pepper的时候她会做什么?还有Clint,他会逼着Tony跟他吵架。但Tony不想跟Steve吵架。

最后他离开沙发去翻出了《移魂都市》。

“你知道,”他坐回沙发之后,在等待电影开始的间隙里慢慢开口,“我和Pepper也曾经有过一段,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你和Pepper,你们现在看起来很好。”

“是啊,但是最后我们一致觉得当朋友对我俩更好。”

他想起办公室那张最后还是贴错了的便利贴,“所以我想,也许不是他们不是对的人,而是没在对的位置。”

Steve看了他一会,然后挪了过去,抱住了他。

“谢谢你。”他说,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Tony嗅着他身上那点洗衣粉混着点爆米花的味道,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



4.

“明天是情人节。”

“是的。”

“而你现在还坐在这里。”

“哇哦,不错的观察力。”

“Tony,”Pepper终于肯从文件中抬起头,用一种警觉又担心的眼神瞪他,“我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她甚至没有用一个问句。

他张嘴,Pepper的眼神变成了“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马上订机票飞回来踢你”,于是他又闭上了嘴。

Pepper的眼神变成了“你不说我也不会放过你。”

他叹了口气,“Steve跟Peggy分手了。”

Pepper眨了眨眼,努力思考这其中的联系,“噢,”然后她反应了过来,“你又发作了。”她已经开始查机票了。

“不…我没有…”他懊丧地揉起额头,“我只是…我没有办法把他丢在那里,一个人。

“你知道的,他是个很稳定很长情的人。所以当他坐在那里,低着头,像只心碎的小熊,我做不到…”

他不确定有谁能看着一个难过的Steve而无动于衷。

“Tony,”Pepper轻声道,“对自己好一点好吗?你知道你……”

“我会的,好吗,别担心。”

他会的。他想着,捏紧了口袋里两张棒球赛的票。但是首先要让Steve好起来。



5.

“所以,今晚怎么过?”

“我订了位子了,Laura想吃那家店很久了。你呢,Brucy?”Clint把咖啡订给Bruce,后者推了推眼镜,笑得有点腼腆,“我和Betty复合了。”

“哇噢!”他们这一片发出欢呼,引得路人都扭头过来看他们。Tony趁机四处张望,Steve迟到已经十分钟了,这几乎从不曾出现过。

“好拉,Bruce和Betty,拉拉扯扯好几年,终于复合啦。那么Nat呢?”

Natasha给了他一个“你确定想知道?”的眼神。Clint缩了缩脖子,“好吧,Thor从三天前就已经消失了。所以Steve为什么还没来?”

Steve推门进来,身旁还跟着另一个女生,他们在门口说说笑笑了好一阵才分开,Steve走过来,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

“那个是Margaret,”他解释,“我们是邻居,但是我今天才发现她是我们部门的。”

“然后——”Clint敲击着桌面,视线快要把Steve烧穿。

“然后,”他挠了挠头,露出一个羞涩又有点困惑的微笑,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高中大男孩(Tony在想为什么这样的Steve会觉得他再也无法遇见想要他的人),“她约我出去喝咖啡,下班以后。”

这就是了。所有人都开始欢呼,欢呼Steve的冬天终于过去,春天已经到来。而Steve站在那里,带着微笑,一双比海水还要蓝比天空还要干净的眼睛定定盯着Tony,充满期待,就好像所有人都不再重要,他只想听Tony的意见。

Tony还能说什么呢。

他坐着,弯起眼角,看着Steve,在欢呼声里用口型说“Go”。

6.

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来的时候,Tony正在忙着往文件夹上贴便签。Pepper中午委婉地表达了他全都贴错了的意思,然后跟他说他可以去让实习生做这种事。他说好,然后挂了电话,把这两天的工作都做完后,把那些便利贴撕下来一张一张重贴。

他盯着手机,是Steve。只有他才会在“在忙吗”后面加上:)这种只有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人才会用的表情符号。

他坐在那等了一会,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然后那个黑色小方块果然不依不饶地震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想着这堆便利贴怕是贴不对了。

“嗨。”

“嗨,”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你在约会吗?”

“Yes”就停在Tony嘴边,但他最后还是咽了下去,“没呢,在加班。”

“加班?”那头声音提了起来,“你…一个人?”

“是啊,”Tony笑了笑,“世事难料啊,今年我剩下了。”

“………”对话陷入沉默,Tony盯着桌上那两张皱巴巴的球赛票,问,“你还没去喝咖啡?”

“还没,”Steve停了停,Tony想像着他又露出那种不好意思的笑,“我猜我有点紧张。”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你在这里就好了。”他的声音变得很温柔,“在每个重要的日子你都在我身边,从六年前就是这样了,我刚进公司的时候。你带我一点点融入那个新的环境,一遍遍告诉我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Steve,”Tony打断他,否则他不确定再听下去他会干出什么来,“你超棒的,真的,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你要知道要得到Tony Stark这么高的评价可不容易。”

或者他可以把声线里的颤抖藏得再深一点,又或者经过无线电过滤后Steve不会发现。也许他曾告诉过Steve Rogers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但Tony Stark自己只是个胆小鬼。

“甜心,蜜糖,你就除了长相比我差点,品味比我差点,别的都完美了。你就在公司楼下走一圈,就有大把的女孩愿意跟你回家的。”

Steve呛出一声短促的笑,“胡说,我比你帅多了。而且格子衬衫是经典。”

“别穿格子衬衫好吗,就只是,别。天哪,卖给你那堆东西的人应该被抓进监狱判十年。”

他大笑出声,Tony发现自己还是会为他高兴。也许他还可以再做六年的最好的朋友。

“谢谢你。虽然我还是很想要你在这里。”

“Steve,”Tony吸了一口气,“就只是,出击,好吗,士兵?你可以的。

“Go get her.”

“……好。”他慢慢地吐出那个词,然后轻声道,“那明天见。”

“明天见。”

Tony挂断电话,坐了一会儿,把桌上的碎文件,连同那两张球赛票一起扔进碎纸机。

然后他慢慢地收拾好东西,关掉电脑,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关灯,锁门。

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了。

7.

Tony从未预料到自己会和Steve成为朋友,而且这份友谊发展到六年后的今天还让Tony毫不厌倦。

那天Pepper对Tony说了分手,他没有去中午的聚会,晚上一个人跑到楼下酒吧想喝个烂醉,结果在第九杯的时候被一个穿着蓝衬衫仿佛健美先生的男人拦了下来,后者握住他的手腕,用那双无辜的婴儿蓝眼睛看着他叫他别喝了。

Tony第一秒的反应是这人的衬衫怎么这么小,第二秒的反应是一拳揍了上去。

然后他们在酒吧打了一架,打到围观人群有人报了警。于是凌晨两点他鼻青脸肿地坐在警局等着Clint来接他。

Steve坐在另一边,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一周后他上新项目,和Steve被分在了同一组。Clint笑他别再一句话不说就揍人家了,他翻着白眼说自己才不会那么幼稚。结果进项目第二天他就和Steve在会议室因为方案问题大吵一架,在所有Staff面前冲着对方吼,像两头暴怒的雄狮,下一秒就要打成一团。

“我觉得我没法控制自己,他总有办法让我生气。都是Rogers的错,我真想敲开他那个顽固的脑袋看看他在想什么!”他一边大口嚼着汉堡一边大声抱怨,Natasha翻着白眼警告他再不和Steve搞好关系,影响到项目进度,她就让他尝尝她控制不住自己会是什么后果。

于是那天下班后,他摸着鼻子跟Steve说,两条街外新开了个烤肉店,也许他们可以去吃,顺便讨论一下工作。Steve睁大眼睛看着他,以为他被谁敲傻了。顺便说一句那个表情超好笑,他十分后悔没有拿手机拍下来(也不是那么后悔啦,后来Steve在他手机里留下的傻气照片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穿着衬衫西裤,坐在一个小小的桌子边上,边吃烤肉边看文件。他们到底谈了多少工作Tony已经不再记得,只记得他们离开时Tony正抱怨公司的团建活动有多么愚蠢。而Steve,整个晚上都在笑,用兴致勃勃的眼神看他,仿佛Tony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事物一样。

后来那里成了他们常常光顾的地方,哪怕是项目结束很久之后。再后来的某天Tony说城的另一边有个吃墨西哥菜的店子很好吃要不要去试试,于是他们开始探索纽约的所有餐馆,后来变成展览馆、球赛、还有Steve一定要去做义工的退休老兵协会。

说真的,他和Steve简直如此不同,他喜欢洋基队,而Steve简直爱惨了道奇队;Steve喜欢轻音乐,而他天天放AC/DC(除了科幻片,他们都同意《银翼杀手》太他妈的棒了)。

但是他和Steve又是如此地契合,Steve会陪他去看他的摇滚演唱会,他也会耐着性子跟在Steve的后面走完一整个艺术馆;Steve不喜欢吃辣酱,Tony给他买的热狗就永远不会出现辣酱;无论Tony讲什么笑话,Steve都能接上,然后和他一起大笑。

Steve是他最好的朋友。Steve关心他,熟知他的每个习惯,在他心情低落时用小猫小狗图片来烦他免得他又去把自己埋在酒精里。Pepper说她真高兴他能有Steve这个朋友。

只是那天,Tony因为前一晚加班熬夜熬狠了,睡到下午五点才起床。他脚步虚浮,迷迷糊糊一路走到厨房,看到Steve站在灯下,正弯着腰调烤箱的设定。他袖口捋了一半,抬起头看到发愣的Tony,道,“去洗漱一下准备吃饭。晚饭吃千层面好吗?”

Tony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就像是正在被烤的面包,一点点膨胀发软。他看着Steve的眉眼,后者盯了他一会儿突然噗嗤笑了出来,说下次别睡这么久了,人都睡傻了。

那一刻,他意识到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Steve留下来,这一天,每一天,永远留在他的生命里,以不只是朋友的身份。



他想着或许他可以一直守在最好的朋友的位置上,因为Steve看起来直得像个旗杆,为了保住他这点最棒的友谊,他可以管住自己那点小心思的对吧。但Steve让这一切都变得无比艰难,拖着他跑完步后带着汗水微微闪光的Steve,工作时皱着眉紧盯屏幕的Steve,在他偶尔想喝酒时用不赞同眼光看着他的Steve——天哪,没有人能在看到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时说不。

而Tony,真的真的只是个正常人,他品味超棒,热爱美的事物,只是没那么直。

Steve和Peggy在一起的那天他差点就喝酒了。他买了一大堆酒,然后坐在地上看着天花板等到天明,最后把那堆液体倒进了马桶。他想他应该为Steve高兴,他真的为Steve高兴,因为Peggy是个好姑娘而Steve就应该过美丽妻子两三个孩子在郊外的房子一条大狗的生活。也许他以后去串门的时候而可以变成Steve孩子们超级炫酷的Tony叔叔。

但是在Clint结婚那天,Steve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教堂里看着他笑。

他感觉渴望迟早有一天会把他灼烧穿透。




8.

Tony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看着看着电影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时针已经快接近十二点,电影情节不知道跑到哪。而他的手机,像以往每一次一样,缺乏耐心,像个狂躁症病人。

“嗨…”

“Tony。”

他等了两秒,让大脑从困意中上线。也许他最后还是喝了酒,或者其实他还在梦里,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Steve会在这个时间,离明天只有几分钟的时候打给他。

“Tony?”

“…Steve?”

“你…” 那头顿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 “你睡觉了吗?”

“没有…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他心中紧了紧,下意识地开始摸钥匙。

“我现在…”Steve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始继续说,“我现在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你能不能跟我说几句话,像你每次做的那样?”

噢。他有点心酸地想,那位Margaret真是位幸运的女士。

“Steve,不管你要干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他微笑起来,“谁不要你,谁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Steve又沉默了,Tony攥着手机,开始想自己是不是搞砸了什么。然后那头再次传来了声音,“你能不能到门口来?”



Tony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门口。他打开门,发现Steve站在那里,他穿着大衣,里面套着他们第一次见时的那件蓝衬衫,手机举在耳旁,定定看着Tony。

他想笑话他,想叫他进来,想去换件衣服因为他急着开门只穿了件睡袍就跑了出来而外面真的很冷。

但是他根本没法做出任何一个动作。

“所以,约会不顺利吗?”

“没有,”Steve轻声道,“我们挺聊得来,晚餐很棒,我们还去看了电影。”

“噢。”Tony已经开始发抖了,他为什么不拿件外套就出来?“所以你来做什么?”

Steve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慢慢开口,“一开始我很难过,我以为我是不想被剩下,所以我听你的去约会。”

“你每次都告诉我我很棒,没有人会不愿意要我。所以我去了,我去见了Margaret。”

“我以为这样我就会高兴,我可以开始一段新生活,就像这六年里我一直告诉自己的一样。”

“但是看完电影走出来的时候,”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还是《银翼杀手》好看。”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Steve也在抖,这很奇怪,因为Steve喜欢运动,他身体一向很棒,很少得病,去年还拖着他去跑过马拉松。

“六年了,我早就放弃了无数回,我想我大概永远得不到回应,所以我选择去遇见新的人。但是我失败了,无论怎样我都只想要那一个人。”

“所以我跟Margaret说我很抱歉,然后跑到这里来,告诉自己也许我可以再试一次,再出击一次——”

他终于想起来Steve此刻看他的眼神为何如此熟悉——像极了他路过Steve的办公室时在玻璃上看见的自己的眼神,仿佛看着某样自己无比渴望又无比绝望的珍宝。他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弄错了,因为Steve的意思绝对不可能是他想的那样——

“我想问一问你,”

——他看着Tony,一字一句——

“你会是对的那个,却被我放错了位置的那个人吗?”




9.

Tony根本没有给他回答,事实上他在Steve说完的那一刹那就扑了上去。Steve抱紧他,像溺水的人抱住浮木,更加激烈地回吻他。

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像面包一样膨胀松软的感觉,只觉得全身心都要融化。Tony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也许那是家的感觉。

然后Steve松开他,却仍然抱着他,两个人额头贴着额头,呼出的气息在寒冷里化作白汽缠绕在一起。

“你确定吗,”Tony颤抖着问,“反悔还来得及。”虽然我有可能会碎掉。

Steve呛出一声笑,Tony才发现他声音里藏着一样的破碎,“我花了六年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你还要我多确定?”

“你这个傻瓜,”天哪,他可能要坏掉了,不然他为什么现在又想哭又想笑,“我也是个傻瓜,白白浪费了六年时间。”

Steve没有说话,而是又开始吻他。他想他自酒精后又有了新的上瘾的爱好,而且这个爱好很健康,Steve还会很乐意配合。

他们直到Tony冻得抖得不行才停下来,然后Steve才发现他穿的是睡袍。他快速亲了他几下后把他往屋里推,“很冷,快点进去。”

他大笑,回过头,舔了舔唇,一脸挑衅——

“等不及进来喝咖啡了?”

金发男人笑了起来,叹头吻过他的眼睛。门在他身后关上,于是风和寒冷都被挡在了外面。

“好啊,反正我到家了。”









——FIN————


评论
热度 ( 299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