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ʜᴇᴀᴠᴇɴ ɪs ᴀ ᴘʟᴀᴄᴇ ᴏɴ ᴇᴀʀᴛʜ ᴡɪᴛʜ ʏᴏᴜ

【盾铁】我爸要和我爹离婚我该怎么办(4)

盾铁女儿Antonia Stark-Rogers第一视角,日记体,前文请戳文下tag💖


5月27日 晴


昨天真是令人无比疲惫。所以今天一大早冲进我鼻子的不是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儿,而是煎鸡蛋的香味,令我感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也许对医院和塑料椅子的讨厌也是可以遗传的吧。脑补了一下老爸每次去神盾医疗部嫌弃这嫌弃那的样子,我蜷在床上笑出了声。


昨天的事情收尾还算很顺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他俩会打穿一层楼),不然我今天才不敢赖床呢。


老爹走进来之后,先是过来检查了一下我的伤势,然后就拉着老爸去了门外。说真的,他们指望一扇塑料门能挡住什么?于是他们“吵架”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传进了我的耳朵。


“Tony……”


“啊,停,Rogers,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那老一套的说教方式听得我耳朵都快长茧子了。我知道这一次是我做错了,我不该让Tonia一个人待在那儿,她……”我能听见老爸焦躁地走来走去的声音。


“好了,Tony,嘘,”脚步声停下了,我想是老爹按住了他的肩膀,他总会这么做,“这不是你的错,好吗?允许Tonia进工作间是我们共同做出的决定,你都把Dummy移到另一间房去了就因为他可能会刮到她,所以不要为这个自责了,嗯?这只是个意外,万幸Tonia只是受了轻伤。”


“但是以前她每次下来,我都会尽量把焊枪之类的东西收走……今天我太困了,该死。我本不该让她进去的。”


“今天是我让Tonia下去帮你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和我吵架就恨不得把自己永远关在工作间里,而昨天的任务又让我不得不离开……我想让你至少休息一会儿。”


老爸不再说话了。然后是一阵衣料摩挲的声音。唔,大概是例行的“和好抱抱”?这种情况我曾经在工作间撞见过一次——谁让工作间的门是玻璃门呢。老爹整个儿把老爸裹住,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老爸有一搭没一搭地梳过他的头发。


“我们得给她造个实验室。危险系数经过评定的那种。”老爸的声音听着闷闷的,看来今天的“和好抱抱”两方位置调换了呐。


“你知道学校的实验室就完美地契合了你的提议的。”


“别想在这时候利用我的内疚说服我,Rogers,一码归一码。”


老爹轻笑起来。“好,这个我们以后再谈,”他说,“我听医生说Tonia的伤势不重,今晚可以回家?”


“今晚当然要回家。你指望我在这儿的塑料椅子上将就一夜?”


“为了Tonia,你会的。而且以前我摔断手的时候,你不也在塑料椅上睡得挺好?”


“你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


“最喜欢横冲直撞让人担心的钢铁侠如是说。”


我几乎可以听见我爸的白眼。


于是我们就开心地回家了。听说老爹为了赶回来爆发出了异乎寻常的战斗力,老爸调笑着说神盾以后会重新给他的能力评级了。我其实挺讨厌自己受伤生病什么的,因为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对于他们是个负担。就像现在,我是没什么大事,但万一害得老爹心慌意乱,在战斗中受伤了呢?我叹了口气,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一块牛肉。


“Tonia?怎么了?”老爹按住我的手,阻止我继续虐待那块可怜的牛肉。


“啊,没什么。”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审讯过上百个九头蛇的美国队长会相信这种鬼话么?果然老爹捏了捏我的手什么也没说,但脸色显而易见地沉了下去。我不敢看他,低下头去三口两口吃完,打算马上端起盘子溜进厨房。


“Antonia,等下我们谈谈?——别趴着吃,你的头发都要粘上酱汁了。”


……很好,不是Tonia而是Antonia,我猜我完了。


感谢老爹把谈话地点选在了休息室。这样除了他的脸我还有电视可以看。而现在我最不想看着的就是他的脸——呃,他的眼睛。


“所以,最近学习还顺利吗?”


我点点头。


“和Tony闹别扭了?”


我摇摇头。


他叹口气。“所以是这件事了,”老爹决定道,“是因为上学的事儿吧。”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他试探地问。


“……我,我觉得无所谓。但我不想去学校。”


我低下头去装作研究指甲,越说声音越小。老爹果然皱起了眉:“为什么?”


“因为学校会变成你们的负担,”我耸耸肩,“我查过了。那些亲子活动、家长会……你们总不能一边打着坏蛋一边和老师视讯通话吧?而且……”


“而且?”


“我知道你听完会觉得很失望。但是……”我不敢看他的表情,“但是我确实,有点害怕学校。不论是可能发生的和同龄人格格不入,还是……”


“Tonia,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因为你‘害怕’而对你失望?”老爹突然打断了我。


我不说话了。


“你觉得,我和Tony,我们作为你的父亲,最大的职责是什么?”


“把我喂大。”


“不是,”老爹轻轻笑了,捏过我的手,“你一直是个很懂事的女孩,Tonia。但你忘了我和Tony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你的感情托底——或者说,听你刚刚的意思,你因为‘怕成为我们的负担’这种原因而不愿意这么做,小笨蛋?”


啊,不好,我感觉眼前有些模糊。我闭上眼睛,狠狠摇摇头。


“你不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女儿,你是Steve Stark-Rogers和Tony Stark-Rogers的女儿。你的降临不是两个名号结合的产物,而是我和Tony作为一对爱人想要养育的孩子。所以你的出生和成长没有背负任何责任,你能明白吗?你不需要承担那些本该我们来承担的东西。我只希望你能像一个普通的孩子那样长大,有普通孩子会有的喜怒哀乐。当然Tony也这么觉得,只是他有点保护欲过剩。所以,脆弱是被允许的,害怕也是被允许的,知道吗?这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你也没有在给我们添麻烦。因为你不是我们的负担,你是我们选择的责任。”


我点点头,低下头去抹掉眼泪。老爹把手放在我的头顶上,轻轻揉了一把。


“不是有句话是‘美国队长保护所有人’吗,”他笑着说,“这所有人里,怎么会不包括我的女儿?”


他不该说这句话的。本来我觉得我的情绪已经快要稳定下来了,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这儿还没有纸,该死。(我都这样了,就允许我骂句脏话吧,D先生?)然后老爹就说着“啊呀我的小公主”把抽抽噎噎的我搂在了胸前。


“其实我们也需要你,Tonia,”他的心跳就响在我的耳边,声音隆隆震荡在胸腔中,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在我和Tony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没有理由能让我回家——甚至神盾给我的那座公寓都算不上‘家’。我甚至觉得,如果不是还有这么多责任需要我承担,我随时死在战场上也无妨。但是在和Tony在一起之后,我就多了一个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因为我知道,不论我因为任务多晚回家,总有一盏为我而亮着的灯,也总有一个愿意一边念念叨叨一边温柔地不得了地给我处理伤口的人。而在有了你之后,连Tony都不敢在战场上乱撞了。因为我们的女儿还在等我们回家。不管我们遭遇了什么,民众的指责也好,议员的刁难也罢,只要看到你的笑脸,我就觉得自己是被支持着的,这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人觉得我们在做正确的事情。Tony也是这样想的,虽然他不常表达出来。”


我点点头,渐渐平静了下来。老爹拍拍我的背,吻了吻我的头顶:


“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不可或缺的。”


我很开心,也许用感激更恰当,能成为他们的女儿,成为那个无条件爱他们、支持他们的人。我也很高兴他们不介意,不介意承受我的情绪,不介意我用鼻涕眼泪把他们的制服弄得一团糟,不介意我没那么勇敢,而是也无条件地爱着我。在那些战场之外的时刻,做着我的私人英雄。


我爱他们。

评论 ( 5 )
热度 ( 97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洛姬 转载了此文字
  2.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洛姬 转载了此文字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