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Dark Paradise

私设有。角色死亡有。

“…给我解开。”
筱娅端着一碗水走进房间时,粘稠的黑暗里突然亮起了两点暗红。闪闪烁烁,像是被愤怒浸泡得充分的萤火。
“不要挣扎了,”筱娅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将水碗放在那人脚边,“这是优君自己的决定。”
“所以你们就让帝鬼军带走了他?你们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吗?!”不长的锁链被狠狠地摔在墙上,米迦尔近乎嘶吼地质问,“他们会抽出他体内的炽天使!他的身体会…”
“我知道,”筱娅打断了米迦尔,声调平静,“但是这是优君自己的决定。别挣扎了米迦尔君,这锁链是有鬼咒加持的。试图弄断它除了会伤害你自己之外,并无它用。”
“你们这些人类…太自私了…我果然不该把小优交给你们…”
“自私的是你,米迦尔君。阻止优君,让他和你一起逃跑,难道优君就会开心吗?难道那是优君想要的结果吗?”
筱娅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来止住自己的颤抖。
“…不是的,那不是优君想要的。那是你的一厢情愿。”
也是我的一厢情愿。

等到筱娅终于把米迦尔的锁链解开时,已经是一周以后了。
“…一切都结束了,是吗。”
“你现在可以去见他最后一面。”
无光泽的金发耷拉下来,遮住了米迦尔的眼睛。他举起早已僵硬的手,捂住了脸。在筱娅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能听到他压抑的哭声时,米迦尔突然笑了。
“真可笑。我以为…我以为我们几乎已经要成功了,”米迦尔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干涩地扯出苦笑,“结果…小优…我还是没把你救出来。”
“谁都救不了他的,”筱娅讷讷,“其实你明白的,米迦尔。”
米迦尔没有回答,只是更深地把自己缩进墙角。
他是明白的。
但是他有多明白小优的性格,他就有多固执地把小优会跟他一起逃跑这一线希望无限地放大,一层层裹住心中那一份愈演愈烈的不确定。而当最后的真相残酷地展现在眼前时,米迦尔只能自欺欺人地把一切罪责归咎于自己。
都是因为他不够努力,小优才会被他们带走。
都是他的错。

当米迦尔看到躺在被夕阳染上微红的白色床单上的优一郎时,他几乎以为他的小优还没死,只是静静地睡着了。
帝鬼军或许是因为优一郎和吸血鬼走得太近而怀疑他的忠心,又或许是因为惧怕自己控制不了的第二号角的强大力量,决定将优一郎体内炽天使的力量抽走,让心智早已被鬼吞噬的红莲随便编了个“这样世界就会更加安宁和谐,你的朋友们也不会再有麻烦”蹩脚的借口,天真如他,毫不犹豫地相信了面前语气一如战前犯贱的“红莲”。米迦尔是在优一郎借口独自出去散散心的两天之后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当时的他正在修缮屋顶一处漏雨的地方,与一小心翼翼地告诉他时米迦尔直接用手上的锤子把本就到处都是裂缝的屋顶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跳起来就往帝鬼军总部那边冲去。而筱娅和君月早有防备地甩出了那条鬼咒加持的锁链,一锁他就是一周。
而在这一周里,优一郎全靠炽天使强大的修复能力支撑的躯体崩溃了。因为三片药而爆裂的内脏,为了召唤炽天使而被穿刺数次的心脏,都像是反噬一般迅速衰竭了下去。
“你去了也是无能为力。连阿朱罗丸都修复不了他。”筱娅似乎在那间漆黑的屋子里跟米迦尔说了许多话,但真正使他泄气的也只有这一句。是啊,毕竟失去了炽天使的优一郎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人类的躯体,是多么脆弱啊。
“我们回家了,小优。”米迦尔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小心翼翼地抱起优一郎。他的眉心舒展,头发也翘成一个柔软的弧度,一如无数个他安稳地睡在米迦尔身边的夜晚。只是那双仿佛落入了星辰的碧绿眼眸再也不会睁开了,那紧抿的嘴唇也再也不会吐出一声声“米迦”了。
此时米迦尔才无比庆幸他是一个有眼泪的,怪异的吸血鬼。在渐渐暗下去的天色下,他紧紧抱着怀里的人,走在战后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痛哭失声。
他曾抱着他的小优这样走过两次。第一次他的小优在他怀里挣扎着,要去救他身后的伙伴;第二次小优昏倒在他的怀里,却还微弱地嘟囔着“红莲”“筱娅”。而这一次他的小优安安静静地躺着,什么都不说了,心里也再没有那些牵挂了。他终于可以休息了。
米迦尔是救不了优一郎的,他早就知道。

回到屋子里后,本来不需要睡眠的米迦尔却反常地迅速进入了休眠,并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优一郎在他们小时候常去的那片草地上灿烂地笑着朝他招手。他想走过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住,使他怎么也迈不动脚。他着急地向优一郎伸出手去,大声喊叫,而优一郎却像什么也听不见似的朝他微笑。
“米迦,我很开心。”
“所以,好好活下去吧。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米迦尔听到他这么说。然后整个梦境开始在米迦尔眼前崩塌,每一块碎片,都是优一郎眼眸中盛着的碧绿。
他醒了。但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一遍遍地回想梦中的优一郎。又不受控制地开始回忆他和小优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
他想到优一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虽然别扭地不愿意承认他们是他的家人,却也不真的推开米迦尔时不时的拥抱,在孩子们挤成一团向他扑来时也会微笑着揉揉他们的脑袋。
他想到优一郎在和他分离了四年之后,那曾经还躲藏在抗拒的躯壳之下的温柔和对家人的执着如水一般泛滥了开,他本能地觉得危险却在优一郎灿烂的笑容前缴械投降,陪他拯救同伴,陪他干那些危险得不得了却在米迦尔眼里并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本来是个现实主义者的他,却对优一郎提出的所有异想天开的主意毫无拒绝之力。
但是啊。米迦尔苦笑,泪水在黑暗中不断地划过脸庞。这一次我不会再听你的话了,小优。
我怕你在那边等得太久会不耐烦,我怕等到我自然死亡的那一天,你已经认不出我了。

“柊筱娅。”
筱娅第一次听到米迦尔好好喊自己的全名,惊讶地转过头,想装得像往日一样调笑两句却被眼前那双疲惫的红眸噎下了所有的话。
她听到米迦尔咬了咬牙:“…请你…请你帮我一个忙。”
说完来意后,米迦尔看到面前紫发少女骤然收缩的瞳孔,还是嘲笑了一句:“怎么,才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你已经把我当作同伴了吗?”
筱娅没有说话,紧紧咬着下唇,攥着武器的手用力得都泛起了白色。
米迦尔忽然也说不出话了。本来以为会对这群人类没有感情的自己,心中也泛起了一丝酸涩的波澜。
“…帮我跟他们说一声再见,”米迦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然后,好好活下去吧。”
柊筱娅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他,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平时特别不待见他们的吸血鬼在最后也会说出这样温情脉脉的话。
“…毕竟这也是小优的愿望。你们是他最想保护的人。请不要辜负了他的牺牲。”米迦尔轻轻地说,仿佛那个绿眸男孩就在眼前。
“那么,动手吧。”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it's like a dark paradise.
No one compares to you,but there's no you.
Except in my dreams tonight.
…I don't wanna wake up from this tonight.
听到镰刀在空中的呼啸,米迦尔久违地真正微笑了起来。
“小优,我马上来。”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