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百夜夫夫 Mr.&Mr.Hyakuya

*强强双杀手梗
*史密斯夫妇设定
*轻松搞笑风

每对夫夫之间都有秘密,但百夜米迦尔和百夜优一郎之间的这个秘密,显然太大了一点。

 

Mr.&Mr.Hyakuya

 

-

  进藤米迦尔是一名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的有名律师。前者在他遇见了百夜优一郎后彻底成为了不可能事件,而后者则只是他的伪装。

 

  “纽约!啊,这个充满神秘与惊喜的城市!让我赞美纽约!”真正的百夜米迦尔,一个名为桑古奈姆的吸血鬼组织的精英杀手,曾被自己的同事拉库斯拉上了帝国大厦的楼顶,吹着午夜的冷风看着他向万家灯火张开双臂装逼地喊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大半夜的叫我来就是为了陪你看风景?”米迦好不容易压下一脚将这个紫毛神经病踹下楼顶的冲动,反正他也摔不死。

 

  “不啊,女王大人叫你在凌晨两点之前去干掉一个家伙,就在不远处的那座酒店里,我带你上来观察一下位置嘛。”对方无辜地摊手。

 

  “…现在已经快一点了。”

 

  “哎呀,解决一只血猎组织的苍蝇能花米迦尔大人多长时间啊?”拉库斯满脸贱兮兮的笑容,凑到米迦眼前,放低了声音说道:“名字叫长谷,1503室。”

 

  米迦在确认了那人的长相等等信息后,毫不犹豫地一记飞踢将拉库斯踹下了帝国大厦。听着那只吸血鬼在空气中拖长的“好过分哦米迦,我只是想看看你除了冷漠之外的表情嘛——”的尾音,米迦突然有了股从那宝贵的一个小时里抽出十分钟将他打进地心的冲动。

 

  现在是凌晨一点整。米迦从楼顶腾跃而起,凭借着吸血鬼的先天优势在五分钟内到达了目标酒店。但找人过程花费了不少时间。因为长谷不在房间里,拉库斯那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无聊到曾经跑去给毕加索当过徒弟的描述给这个本不复杂的任务整整提升了一个难度等级。等到米迦终于在厕所里找到那个男人对着他的脑门来了一枪后,已经是一点二十了。米迦将枪重新装回枪套中,对着镜子理了理稍微有些皱的西装后便打算回去向女王复命。但当他走出门的那一刹那,他的整个世界都莺歌燕舞了起来。

 

  拉库斯曾向米迦描述过他遇见他的“真爱”时的感受。“就像是天使用金箭射中了我的心脏!嘭地一声,我的世界都好像开满了玫瑰花!”他的嘴里塞满了彩虹糖,边说还边双手捂胸摆出一副像是要高潮了的表情。

 

  米迦看也不看他,继续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人会一见钟情是由于体内一种叫多巴胺的激素分泌导致的。那只天使射中你的不是金箭,是多巴胺之箭。”

 

  拉库斯白他一眼:“你真没情调。你没学过一门课叫修辞学吗?”

 

  而这个晚上,百夜优一郎(哦不,那时他还叫天音优一郎)从他面前经过时,他突然感觉有一只该死的天使在他头顶盘旋,顶着他的心脏射出了一支多巴胺之箭。然后…米迦闭了闭眼,想把那句简直是侮辱他智商的修辞赶出脑海,然而无济于事。

 

  “然后,”米迦仿佛看见那只紫毛吸血鬼一脸陶醉地举起双臂,像是唱歌一样高声说道,“百夜米迦尔的世界开满了玫瑰花——”

 

-

  天音优一郎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背过。大半夜的被红莲一个电话吵醒指派了紧急任务,这倒是没什么,关键是那个混蛋——优恨恨地咬牙——根本没告诉他自己任务地点是一家如此高级的酒店,导致穿着运动衫牛仔裤的自己不得不从窗户翻进去才不那么引人注目。好在暗杀的过程还算顺利,只是对方不可置信地盯着优的脸,在生命的最后瞬间挤出一句“我竟然栽在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鬼手里”。优抬手又向那吸血鬼的眉心补了一枪。

 

  去你妈的十六七。优愤愤地想。老子二十三了!

 

  完美地完成任务后,优顺手从停在走廊的清洁车里捞了一件大衣,又从擦肩而过的一个男人口袋里顺了副眼镜。大衣挺长,几乎快到优的膝盖;眼镜的度数也不对,优只能皱着眉有些晕晕乎乎地盯着地面向前走。然而这副表情在米迦眼里就成了苦恼又楚楚可怜。没走两步,优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的胸膛。抬头一看,那人金发蓝眸,该死的高,该死的帅。

 

  “你在找什么吗?”

 

  优本想道个歉就推开他,然而这时他的余光突然扫到了几个四处张望的黑衣人。优在内心暗叫不好。看来已经被发现了。

 

  于是他就势向前依到那男人怀里,向上盯住了他的眼睛,努力逼出几滴眼泪让自己的绿眸看起来水光涟涟:“我和朋友约定好了去酒店外面见面,但我现在好像迷路了,能请您带我去吗?”

 

  对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领着优往大门的方向走去。这是优第一次真心感谢自己的童颜和身高。他竖起大衣领子将脸藏在后面,挽住身边男人的手臂用他的身形挡住自己。那人被他这一下弄得浑身一震,但优奈何时间紧迫没能向他解释那么多,拽着他就往门边走。然而…

 

  对方显然是误会了。

 

  看着面前男人递来的笔,优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只是见过一面而已,没必要…”

 

  “你的大衣在肩膀处裁剪不合身,这显然不是你的衣服,”男人稍稍俯身靠向优的耳边,金色的发丝扫得优有些痒,“也许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叫进藤米迦尔,是律师,可以帮你摆脱那个男人,毕竟这样对未成年人是犯法的。”

 

  说罢还同情地拍了拍优的肩膀。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出来卖的homo?!优一时气急,却又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借口反驳,只能被噎得很很拽过对方的胳膊,在他的皮肤上咬牙切齿地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抬头看见米迦憋着痛的表情,优在心中舒畅地笑了。

 

  优写完最后一个数字,扯出一个微笑:“今天谢谢您了,还有…”

 

  他将笔狠狠地拍回对方手中,抬头直直地瞪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我、今、年、二、十、三、了。”

评论 ( 20 )
热度 ( 140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