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锤基】鸦杀尽

神拥有漫长到足以延续到世界尽头的生命。

他坐在一根远远伸出的树枝上俯瞰人间。正是神域的秋季,树上的苹果被夕阳镀着一层暖黄色的光。他扯下一个苹果轻咬一口,甘甜如蜜的汁水稍稍顺着他的下颔滴了下去。透明带着微黄的液体穿过堆积的云层,也许会为恰好在此下驻足之人带来福音。他每一次咀嚼果肉的动作都缓慢而细致,而当剩下的一小点苹果核被他随手抛出时,太阳也不过向下沉了一厘米左右。百无聊赖。他孩子气地摇晃着双脚,树枝也跟着不堪重负地颤抖。

“我来晚了。”

听见身后衣料与树叶窸窸窣窣摩擦的响动,他蓦地回头,手持Mojolnir的神衹对上了他的目光。他缓缓咧开嘴角,扯出一个微笑:“哥哥,你终于来啦。”

金发的神衹皱眉,别过头去不看他那僵硬的表情。他也注意到了哥哥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嘴角的弧度迅速归于零,重又转过身去。绿宝石一般美丽的、冰冷的、再也不带上任何光彩的眸子,遥遥地扫向太阳落下的地方。

“时间到了。”

他轻声说。

“你应该已经吃了金苹果。”身后的男人抱起双臂,斜倚在树上。

“我吃了,”他扬起头,黑发在后颈因为他的动作温柔地卷曲起来,“但是时间到了,哥哥。我早就知道的,我等这一刻太久了。你也是。”

金发神衹的记忆如同扇动着翅膀的乌鸦,扑剌扑剌地从脑中起飞,正如此刻他的身体一样。从手指开始,每一寸皮肤,每一寸血肉,都化作了黑羽的鸟儿,凄惨地嘶鸣着向火焰燃烧的地平线扑去。

神拥有可以和世界匹敌的漫长生命。他模糊地想着,撕裂般的疼痛侵蚀着他的意志。他的哥哥会把他忘得干干净净的,踏上金铸的王座注视着这座神域直到行将就木,而他,被化作乌鸦放逐到整个九界最寒冷、最偏僻的角落,背负着那些回忆,死亡,重生,死亡,重生。这是众神之父的惩罚。他努力聚焦,想把最后一片残阳刻进视网膜里。但那对大睁着的猫眼石,却在下一瞬间飞成了两只通身翠绿的神鸟。

“从今天起,你就是Asgard的王了。”金发神衹单膝跪地,谦逊地低下头,聆听着众神之父的任命。沉重的权杖被托付于他的手中,白发苍苍的王者犹豫了一下,低声发问:“你还记得Loki吗?”

他定定地注视着老者浑浊的双眸,碧蓝的眼中不起一丝波澜:“Loki是谁?”

众神之父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他再次行礼,血红的披风在神域黄昏的风中猎猎抖动。他转身,走出神殿的大门,拐进一个冷清的角落。四下观察无人后,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掌心。常年握锤粗糙的掌面上,躺着的是数根柔软漆黑的鸦羽,一如他弟弟略略卷曲,平日里总梳得光亮的黑发。

他轻轻地抚平被汗涔涔的手掌沾湿的羽毛,像对待稀世珍宝一般藏进了盔甲最内层的衣袋。

神有能与世界匹敌的漫长生命。

足够我找到你。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