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米优】Will Yuu marry me?

*前几天和心友聊天的时候聊到的一个梗,觉得真是太可爱了一定要写出来////又名米总幼时情圣撩优长大后反被撩(不是
 
  上幼儿园的某一天,教英语的老师让孩子们做“knock knock”的小游戏。
 
  老师:“来~孩子们,你们现在可以找一个搭档,按我黑板上的格式来练习这个对话。括号里是你可以自由发挥的地方喔!”
 
  黑板上:
A:knock knock?
B:who's there?
A:(name)
B:(name)who?
A:(name)who is(   )
 
  米迦:小优我们来玩这个吧!
 
  优:唔…好吧…
 
  米迦:那我先开始?
 
  优:你这家伙…就是想最后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吹一大段牛吧?
 
  米迦:(笑眯眯)那我开始咯?
 
  优:行吧…真拿你没办法…
 
  米迦:knock knock?
 
  优:Wh-who's there?
 
  米迦:Mary.
 
  优:你不是叫Mika吗?
 
  米迦:小优好吵啊,继续就对了。
 
  优:(鼓了鼓脸颊,不情不愿地)…Mary who?
 
  米迦:(笑)Marry me!
 
  优:喂,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吗?
 
  米迦:等小优长大了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
 
  优:(一脸疑惑地)…真是的,越来越搞不懂你了呢……
 
  后来,两个人都上了初中。有一天老师讲到了marry这个词。大家都在很认真地记录着marry的固定搭配和用法,只有优一郎同学突然满脸通红地把脸埋进了笔记本。
 
  老师:“百夜同学你在干什么?笔记记好了吗?”
 
  优:“…那个…我……”
 
  老师:“那你起来用marry造个句子吧。”
 
  优磨磨蹭蹭地站起来,挠了挠后颈,脸颊的红色更深几分:“…Marry who?…Marry me.”
 
  坐在隔壁组的米迦尔竖起课本挡住半张脸,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造出句子总算逃过一劫的优刚刚舒了口气坐定,就被戳戳后背递来一张纸条。打开一看,是自家竹马清秀的字迹。
 
  “那么,都过去七年了,小优想好给我的答案了吗?Will Yuu marry me?”
 
  好不容易稍稍褪下的红色又噌地蹿上了脸颊。回头一看,那人正好也注视着自己笑得灿烂。
 
  优又趴回桌上把头埋进手臂里。这下子连耳尖都染上了几丝绯色。
 
  快下课时,米迦终于收到了被优捏得有些皱的纸条。展开一看,金发的男孩忍不住又噗嗤笑了。
 
  “你是笨蛋吗。”
 
  十二年后。
 
  年少有为的百夜米迦尔被调任去了美国工作。这是他在美国度过的第一个凄冷愁苦的圣诞节。因为刚上任的缘故,工作多到整个圣诞节假期都得赔进去。米迦想到两天前自己打电话给优说他不能回去时对方一下子低沉下去的语调,整个人都泄气地瘫在了一堆要处理的业务上。而这时,他突然听到了“叩叩”的敲门声。
 
  怕不是又是要增加什么工作吧。米迦烦躁地揉揉头,动都不想动:“Who's there?”
 
  “Mary.”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厚重的门板后传来。米迦一瞬间坐直了起来,连心跳都好像配合着漏掉了几拍。
 
  他忽然觉得喉咙干涩地吐不出一句话。他咽了咽口水,走到门前,扶住门把的手甚至微微有些颤抖:“…Mary who?”
 
  ——吱呀。门开了。站在门口的自家恋人笑眼弯弯,晶绿色的眸子闪烁着比圣诞彩灯还要绚烂一万倍的光彩:
 
  “Marry me.”

评论 ( 12 )
热度 ( 109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