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百夜夫夫 Mr.&Mr.Hyakuya 02

*秒秒钟打脸真是…
*稍微改了一下设定,米迦的伪装身份的姓是进藤

*时间线可能有点乱,是按人排的,下一话再讲米总小优怎么好上的(

*深夜情绪有点低落…不知道会不会有ooc……

-
  优在床上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那敲击窗户的叩叩声却还是没有停止。声音的主人显然相当耐心,三长三短,一长一短,有节奏地敲个没完。优拉扯着被子盖过头顶企图把这恼人的噪音隔绝在外,却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在脑子里翻译起了这一串摩尔斯电码。
 
  …神tm职业病。
 
  优窝着一肚子火翻身下床,哗地拉开窗帘却被倾泻而入的阳光差点刺瞎了眼睛。等到他慢慢适应了光线看清窗外人的脸时,几乎是用干了他一生的忍耐力才没把窗帘直接拍上那人的脸。
 
  “…柊筱娅。你以后叫人起床的方式能不能正常一点?”
 
  “啊啦啊啦,我这不是有要紧的事情想问你吗~现在都十二点过了,你还没睡醒?”
 
  “也不知道是谁老把我当个猫头鹰使,”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所以到底是什么事?三秒之内说不完我就去睡觉了。”
 
  “米、迦、尔。”
 
  嗒、嗒、嗒。刚好三秒。顺便附赠一个所有刺探闺蜜八卦的少女都有的邪恶笑容。筱娅饶有兴致地欣赏优的脸在听到这三个字时精彩绝伦的表情变化以及那双绿眸里一扫而空的睡意。
 
  “…你…你怎么知道他的?”
 
  “说起来还真不好意思——那天我和君月在玩破译密码来着,手边正好就是你的手机,然后——真是抱歉,职业病,没办法。”少女无辜地摊手。
 
  “……”
 
  “所以,我们天音优一郎大人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春天,还不跟我分享一下?”
 
  “你这人真是——”优自暴自弃地蹂躏着本来就不甚服帖的黑发,“啊啊啊啊操,我到底交了一帮怎样的朋友啊?!”
 
  “快点,坦白从宽,我可是连他的照片都搞到了。长得挺帅的嘛。进藤米迦尔,还是个律师呢。眼光不错啊小伙子?”
 
  “我们只是因为某些偶然的原因认识了,发展成可以聊天吃饭的朋友关系好吗?你这女人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一周一起吃四顿饭,还吃到酒店里去了的朋友喔?”筱娅抱起双臂,歪头嗤笑,“顺手就查了一下他的信用卡——噢天啊别用一副好像我是个偷窥狂的眼神瞪着我,只是一个和君月的赌约——你别想知道是什么赌约——总之回到你身上来,你是不是恋爱了?”
 
  “……”
 
  “嗯哼?”
 
  一丝显而易见的红晕爬上了优的脸颊。他气急败坏地拉上窗帘,把筱娅达到目的得意的坏笑关在了窗外,“今天之内别让我再看见你!君月也是!帮我给他带个话,那家伙完了!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给本大爷承担后果!”
 
  筱娅捂住嘴一边答应着“是是好怕怕哦优一郎大人的怒气是不是要掀翻整个月鬼呢”,一边却无法抑制地扬起了一个微笑。
 
  …这个笨蛋,终于要得到自己的幸福了啊。
 
-
  优是一濑红莲带着筱娅他们出任务时捡到的。不过与其说是捡到的,不如说红莲早就知道他在那儿。彼时十二岁的优躲在一个垃圾桶后,在零下十度的寒冬里裹着一件沾满血迹的单衣瑟瑟发抖。绿眸的少年对身边的所有活物都怀着一股显而易见的敌意,筱娅在对上那双浸满了恨意与绝望的绿眸时不由得被那凶狠的目光刺得一抖。
 
  “是桑古奈姆那边逃出来的实验品啊……”红莲自言自语着蹲下身来,看着面前缩成一团的优,“喂,是不是对桑古奈姆恨到死了?想为你失去的那些报仇吗?”
 
  优抬起眼睛,半是警惕半是探究地盯着红莲,好一会儿没有任何动作。红莲也不急,只是静静地蹲在那里,仿佛笃定了优一定会开口似的。
 
  “…想。”半晌,优哑着嗓子闷闷地答,攥紧了衣袖,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那么,我要利用你一下,少年。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你需要的力量。”红莲甚至是轻快地说出这句在筱娅听来有些刺耳的话。她刚想责怪红莲不该对这样一个明显是刚刚才遭遇了什么巨大变故的男孩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却吃惊地发现男孩扑进了红莲的怀里。
 
  红莲显然也是被优突然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双手悬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迟疑地落在男孩的身上,有些僵硬地轻抚那因为哽咽而抖动的脊背。
 
  “只要能…只要能杀死桑古奈姆的吸血鬼的话…”
 
  然而最让筱娅没想到的,却是这个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让她做好了一辈子都可能不会跟他说上几句话的男孩,在日后长成了那副冲动又阳光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傲娇的样子。
 
  …嗯,温柔的话……大概也是有的吧。
 
  她虽然和月鬼的大家一起和优朝夕相处,却怎么也想不起优是从什么时候因为怎样的契机发生这样的转变的。只记得优还年少时,每每从梦魇中惊醒,惶然无措时与一和平时老是和优互相看不惯的君月总会爬下自己的床铺陪在他身边,甚至有时候红莲也会走进优的房间为他彻夜亮起灯。
 
 然后,在一次极其危险的任务中,与一和君月被当作人质绑满了炸弹。优赶到的时候几乎是千钧一发,那已经昏了头的罪犯正要按下引爆的按钮。甚至来不及拉开保险和瞄准,优直接狠狠地把枪向罪犯的手上砸去,而后又掏出另一把枪爆了头。在与一和君月挣开绳索向优跑来时他还保持着那个举枪的动作,浑身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在看见安然无恙的君月和与一后,优脱力地靠着墙壁缓缓滑了下去,自言自语地说着:
 
  “还好…还好赶上了…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我……”
 
  这件事情是君月向当时并不在场的筱娅转述的。理科思维严密的他讲起这件事来干巴巴的没一个形容词,却让筱娅心里一颤,而对面的君月亦垂着头,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劫后余生的夕阳里默默无言。
 
  “那家伙……过去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啊……”良久,君月叹了口气,嗫嚅着开口。
 
  筱娅摇摇头,遥遥望向门紧闭的优的房间。
 
  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如今听到他终于像个正常人一样开始恋爱,也许会收获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了时…
 
 心情竟然雀跃到无以复加。
 
  但是首先,还是要弄清楚进藤米迦尔究竟是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啊。
 
  筱娅这样想着,转身翻上了楼顶,悠闲地踩着步子踱回月鬼的总部。

评论 ( 11 )
热度 ( 70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