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米优性转】My Fair Lady

*特工梗。

*全是糖。治愈一下瓶颈得要自杀的自己。

*也许会写成一个系列,也许只有这一篇…。

*食用愉快!

-

  进藤米迦尔的搭档叫天音优,人人都夸她是个小天才,米迦尔却不这么觉得。优简直笨到了极点。她这样腹诽着。就比如现在,优刚刚训练完,只穿着黑色的运动背心和超短裤,脖子上随意地挂着一条毛巾,就盘着腿坐在她的床上边吃着曲奇饼边看复仇者联盟。该死的,米迦尔想到,明明自己就是特工,为什么还要对电视里那个叫黑寡妇的女人明显拖泥带水的动作兴奋得两眼放光?

 

  “小优,”米迦尔斜靠在门边上,看着房间里塞了满嘴曲奇还呜噜呜噜地从嗓子里滚出欢呼的女孩,揉了揉太阳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在我的床上吃东西?”

 

  优将注意力从屏幕上移开,歪歪脑袋望向她,一双猫似的绿眼睛湿润明亮。她显然还没从黑寡妇刚刚帅气的打戏中回过神来,勉强咽下半口曲奇,腮帮子鼓鼓地向米迦尔发出了疑惑的哼声。这时候优已经是面对着米迦尔的了,未被衣料包裹的腰部纤细而又匀称,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刚刚训练完还未干透的汗珠顺着手臂流下,划过带着些薄茧的手指——该死,她是什么时候涂上黑色指甲油的?!

 

  米迦尔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扭开了头。

 

  “…我是说,以后不要刚刚训练完就坐在我的床上吃曲奇…”她顿了顿,声调莫名地变得有些阴阳怪气的:

 

  “…和看复仇者联盟里的黑寡妇。”

 

-

  米迦尔一直是月鬼队里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她蹬着高跟鞋带着护目镜练习射击的样子甚至迷倒了训练场上遍地盛开的野花。总有些别的队伍的男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过和月鬼队之间通了几百伏高压的铁丝网来一睹月鬼队冰玫瑰的风采,就比如隔壁桑古奈姆的拉库斯和雷奈。然而米迦尔就像是天生自带过滤器似的,不论训练场的围墙上趴了多少个人都凛然不动,眼睛里只有靶子上的红心。一场训练看下来拉库斯和雷奈啧啧称奇,说着大概这世界上是没有会让进藤米迦尔的准星偏离一毫米的东西了。他们讨论的声音大到足够让米迦尔听见。米迦尔转过身,随手向围墙上开了两枪,不出所料地听到两个男人穿破云霄的惨叫。

 

  金发的特工稍显愉悦地勾起嘴角,把枪装回枪套里,踏着高跟鞋走出了训练场。这世界上当然不会有什么东西能让我的准星偏开一毫米。她想。如果有,那也得等到我老年痴呆或者是病得不轻的时候。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病得不轻了。

 

  自从和天音优搭档以来,她的枪法就再没准过。至于原因呢——进藤米迦尔在瞄准镜后面咬紧了牙,逼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移动的目标上,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用余光瞟着天音优。黑发的搭档在这次行动中充当了诱饵的角色,上蹿下跳地吸引着面前那个长得奇奇怪怪的生物的注意。米迦尔闭了闭眼,扣动了扳机——

 

  很好。大概又偏了一毫米。

 

  任务对象被成功消灭,米迦尔有些自暴自弃地将枪塞回枪套里。天音优从战场上的断壁残垣中间蹦跶出来,小小地欢呼着扑在了米迦尔身上,嘴里还嚷嚷着什么“米迦太厉害了这种距离都能打得这么准”这样的话。米迦尔抬起手,在空中迟疑了两三秒,还是落在了女孩柔软的黑发上。

 

  进藤米迦尔妥协地叹息了。再一次偏离准星的憋屈和怨念在这个拥抱里全都化成了甜甜蜜蜜又黏黏稠稠的粉色糖浆。还蠢兮兮地——跟天音优一样——咕嘟咕嘟冒着欢悦的泡泡。

 

-

  她们这一双搭档被起名为“百夜”。由于是月鬼队两个实力堪称最强的特工,于是不出多少时日,百夜家的两个小姑娘的名字就已经传遍了所有角落。这在出任务时让一些人如雷贯耳战战兢兢举起白旗之外,也带来了一些针对她们的麻烦。米迦尔还记得那是一天夜里,她忽然觉得臂弯中凉飕飕的。醒来一看,那个几乎每天都偷偷摸上自己的床像只考拉一样缠住自己的黑发女孩的位置竟然是空的。米迦尔打开灯,发现优自己的床上也没有人睡过的痕迹。米迦尔环顾四周,发现桌上粘着一张便条,上面是打印的某个地方的地址。

 

  这世界上只有十六亿分之一的人能让米迦尔稍稍慌乱得心脏漏那么一两拍,而那十六亿分之一的人就是天音优。米迦尔迅速套好装备拿上两支枪就往便条上的地方去了。若是让其他特工听说这件事,他们大概眼珠子都要被吓得掉下来,然后不可置信地问自己那个传说中心细如针的第一特工进藤米迦尔竟然会干出如此莽撞的事情?!没错,她确实会干出这样莽撞的事情。前提是,陷入危险的那个人是天音优。

 

  这显然是一个设计了很久、目的就是让她们俩死在这里的局。米迦尔用枪指着面前哆哆嗦嗦跪在地上的男人,用尽量平静的声调问:

 

  “你们把天音优藏在哪儿了?”

 

  男人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向米迦尔,看着对方一脸冷若冰霜并没有要生气的样子,闭上眼睛抖着声音回答:“不、不知道!”

 

  下一秒他就被踹出十米,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后重重砸在地上。还没等他疼痛得呻吟出声,就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被抵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体。米迦尔用高跟鞋狠狠地碾着男人的手背,在对方痛苦的哀鸣中俯下身来,蓝眸冷冷地扫过他痛不欲生的表情,开口,语调依然毫无起伏:

 

  “我说,小优在哪——?”

 

  等到米迦尔终于来到优的面前时,她也打得只剩下一发子弹。优的状况还好,她被绑在一把木头椅子上动弹不得。米迦尔赶忙走上前去帮她解开了桎梏。好在米迦尔走时虽然匆匆忙忙,但还记得带上呼叫器。“筱娅她们应该已经在门口了。”米迦尔尽量温柔地撕下优嘴上的胶布,一边安慰着她。优被胶布弄得有些疼,稍稍眯起眼睛抓住米迦尔的手。

 

  “我睡得好好的呢,想翻个身结果发现自己被绑在这里了。”揭下了胶布的优终于可以说话了,她略带着抱怨地抚着自己留下了红印的脸颊,抬起眸子望向米迦尔。

 

  米迦尔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是睡得多沉才会连这都没有发觉啊?”

 

  优别过脸,微微撅起嘴:“还不是因为你昨天训练的强度太大了?作为搭档我怎么能拖你的后腿啊,再说了我也想早点把实力提高到你这个程度才配得上百夜这个名——”

 

  话没说完,优就看见面前的米迦尔瞪大了眼睛将她的头摁在了怀里,从腰间摸出枪向身后射出一发子弹。优震惊地看着米迦尔在她面前缓缓滑下,捂住腹部的手的指缝中不住地涌出鲜血。

 

“米、米迦……!”

 

  优急忙蹲下身去扶住她,想要掰开米迦尔的手查看伤势,但是对方紧紧地按住伤口阻止了她的动作。米迦尔看着优已经有泪水在里头打转的绿眸,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真是的…别哭啊小优…”听见远处急匆匆的脚步声,大概是筱娅她们已经来了吧。米迦尔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了,于是阖上了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向优扯出一个微笑:

 

  “…我穿了防弹衣的…笨蛋…”

 

-

  “鉴于你在一句话里向我说了两个谎,我觉得我很长时间都不想理你了。”天音优坐在米迦尔的病床旁,给自己涂着黑色甲油,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

 

  “啊…?”米迦尔靠在床头一脸不明所以,“我说了两个谎吗?”

 

  “是的。第一你没有穿防弹衣,第二我不是笨蛋。”

 

  “噗哧。”

 

  “别笑…!要是那个人瞄准的是心脏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没办法啊,”米迦尔摊手,“我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要保护小优嘛。根本没那个时间去考虑防弹衣的问题啊。”

 

  优望着米迦尔的眼睛。那一汪湖蓝如水一般温柔澄澈,里面只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米迦尔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优不明所以地靠过去却被对方一把扯上了床。

 

  “喂!你伤还没好呢!…”优被拉得一个趔趄,差点倒在米迦尔身上。还好她身手够快,双臂分开撑在米迦尔腰侧稳住了平衡。优抬起头来本准备抱怨几句,却被一个吻堵住了所有言语。

 

  米迦尔慢条斯理地亲着她,轻啄着她的双唇,手指逡巡在优柔软的发间。优有些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向米迦尔那儿凑了凑。米迦尔翘起嘴角,稍稍和她分开了一点距离:

 

  “别这么着急,小优,我还有伤呢。你要是在这里把我撩起来…”

 

  “到底是谁先撩谁啊?”优微微翻了个白眼,低声抱怨了一句。米迦尔却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印下一吻。

 

  “我早就想问了,是谁教你涂这个颜色的指甲油的?”

 

  优的脸微微红了,偏过头去避开米迦尔的目光。

 

  “嗯…”

 

  “嗯?”

 

  “啊啊啊好啦!”优自暴自弃地闭了眼,脸颊上的红晕又加深了一层,“…是、是筱娅告诉我,她说这样你会很喜欢…唔…”

 

  这次的吻火辣而又缠绵。她一定是故意的。优闭着眼睛想道。她们搭档不过几年,初遇时谁也没想到会到今天这般局面。米迦尔生性凉薄又淡漠,谁死谁活压根不放在心上,却愿意为了她挡下一颗子弹。想到这儿优感觉的心脏的位置温暖地缩紧了,又缓缓地放松下来,溢出满足又带着点儿小骄傲的情绪来。是啊,优不由得翘起嘴角,她乐意为我挡下一颗子弹。这个念头就像是掺着糖霜的藤蔓一般疯长,最后使她伸出双臂去,紧紧地揽住米迦尔的脖子,更深地坠入这个吻中。

 

  “…我说,百夜家的小姐们,可以请你们在干这种事的时候,把呼叫器关了么?”

 

  耳麦里君月尴尬的声音让米迦尔和优皆是一愣。两秒过后优扑哧笑了。米迦尔看着优眉眼弯弯的样子,也不由得弯起一个微笑。她想起她们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优站在她前头十几米的地方,向她歪歪头,自来卷的黑发也跟着俏皮地跳动了一下。

 

  “现在什么时候了,my lady?”

 

  米迦尔向她比出一个“八”的手势。优头也没回,举枪向自己的八点钟方向射出了一发子弹,在肉体噗通砸向地面的声音中向米迦尔眨了眨眼,笑得像一枚崭新的银币一样闪闪发光。

 

  而现在优俯趴在她的身上,黑色的发丝搔得她脸颊有些痒。优又露出了那个她们俩都熟悉无比的笑容:

 

  “现在什么时候了,my lady?”

 

  湖蓝对上碧绿,米迦尔抬手,比出一个“八”的手势,下一秒就听到玻璃破碎的巨响和君月在呼叫器里受惊的大叫。

 

  “你没把他打伤吧?”

 

  “放心。打碎玻璃吓吓他罢了。比起这个…”优撅了撅嘴,抬起那双水润的绿眸,再度凑近了米迦尔,纤长的睫毛如同蝶翼般抖动:

 

  “…我们的事儿还没解决完呢。”


评论 ( 14 )
热度 ( 118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