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送你一支玫瑰

MCU背景/内战提及,HE!治愈向,请放心食用w

送你一支玫瑰

托尼觉得很奇怪。似乎每次他和史蒂夫一起干些什么的时候,他总能在各种角落看到一支玫瑰。那显然不是史蒂夫干的,因为每当托尼歪头疑惑地盯着它看时,史蒂夫总是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而后不解地微皱了眉头,问:“托尼,你在看什么?”托尼于是摇摇头,仰头向史蒂夫微笑起来: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还有玫瑰长在路边,不是很奇怪吗?”

史蒂夫又伸长脖子望了望,转过头来时表情却愈发迷惑了:

“你在说什么,托尼?这儿没有玫瑰啊。”

托尼无言地盯着那朵在寒风中开得娇艳的花。史蒂夫为什么会看不见?她开得这样恣意热烈,每一片花瓣都清清楚楚的,任何人都会为了她而驻足。但这样的思绪也仅仅困扰了托尼几秒,因为他的史蒂夫在一旁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而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他摇摇头:

“没有玫瑰,也许是我眼花了吧。”

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只有他能看见的,属于他和史蒂夫的玫瑰。

#
托尼第一次看见玫瑰,是他第一次和史蒂夫出去吃饭时。当时他让贾维斯停了整栋大厦的电,而后装作随意地靠在冰箱门上对面前苦恼地握着一根胡萝卜的史蒂夫说,嘿大兵,整栋大厦都黑啦,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吧?黑暗的环境能完美地遮掩掉托尼脸上的一点点紧张和期待,他只需要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就够了。史蒂夫果然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犹疑地望了望冰箱的方向,又握紧手里的胡萝卜——“冰箱里的菜坏了怎么办?”

“贾维斯会处理好的,鸡妈妈。”

然后他们一同步行去了最近的一家餐厅。史蒂夫一身白T配牛仔裤,简洁明了,阳光帅气,而托尼——(“该死的,”他在心里咒骂,“我绝对是脑子进了水。”)穿着隆重得仿佛去结婚的三件套。一走到亮处,看清托尼的着装后,史蒂夫就噗嗤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史蒂夫眼角的笑意仍未褪去,但看见托尼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恼怒羞愤的表情,只好拼命地把嘴角往下撇,又补了一句:“你看起来棒极了。”

“你最好是真心的。”托尼翻了个白眼。

晚餐进行得非常顺利,至少托尼这么觉得。在最后一道菜的盘子被撤下后,他天才的大脑里就只剩下了烛光下的史蒂夫露出笑容时,金色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小圈阴影的模样。在回去时,他们绕了点弯路到海边。在这里,托尼看见了第一支玫瑰。

小小的,仍然是花骨朵的玫瑰,甚至连尖刺都在路灯下显得柔软而透明。他微眯着眼端详了她好一会儿。说来奇怪,盯着她的时间越长,托尼越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胸腔中鼓噪得仿佛能把反应堆震出来。这时候史蒂夫却拉了他一把,嘴里说着些什么“再不回去潮水就要漫上来了”的话。托尼一晃神,再回头却在微茫的夜色中再也寻不着那朵小玫瑰了。他有些赌气地踹了一脚脚下的小沙堆,一大半沙粒都溅在了史蒂夫腿上。史蒂夫有些吃惊地转过头来看他,转而露出一个带着一点点使坏的笑容。他把手插进裤兜里,趁托尼不注意踢得他半裤腿都是潮湿的沙粒。托尼对他的动作完全没有防备,一双眼盛满了不敢置信:

“小朋友,你把我的好队长弄哪去了?三秒之内把他还给我,不然我就要召唤装甲了。”

“是你先选择当小朋友的,托尼。”史蒂夫被他逗得笑出了声,倒退着向前跑了几步,“不想为你脏兮兮的裤腿做些什么吗,托尼?你可是个复仇者。”

“那是我的台词。”托尼也笑了,将西服外套随手丢在地上,便向史蒂夫追去。夜晚的沙滩寂静无人,除了偶有几丝路灯的光照过来以外,其余时候一片黑暗。但即便如此,跟着史蒂夫的背影狂奔,却仿佛永远不用担心摔倒。

这次夜游以史蒂夫架着气都喘不匀了的托尼回大厦为结局。他们不知道在沙滩上跑了几个来回,但托尼始终没有追上过史蒂夫,甚至对方中途还停下来拾起了托尼胡乱扔在地上的外套。托尼最后实在跑不动了,却还是不愿妥协。史蒂夫没法,只能走上前去搀着小个子男人,让他软绵绵地踢了自己一裤腿沙。

史蒂夫用一种近乎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瘫在床上喋喋不休地抱怨的托尼,脸上挂着一个不自知的微笑。

“托尼。”

“……嗯?!”

“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

对方在听到这句话后,像是个被扎破了的皮球,瞬间消了气。他嗫嚅了半天,才不自在地回答:

“……不用谢。”

沉默了半天,他又小声地补了一句:

“我也是。”

这时候他才抬眼看见了史蒂夫的表情。不知怎的,史蒂夫翘起的嘴角让托尼想起了在海边看到的那朵小玫瑰。

同样的,也像看到那朵小玫瑰时一样,托尼的心脏又不争气地跳乱了节奏。

#
第二支玫瑰开在他们的客厅里。在精疲力竭的胜仗之后,娱乐之夜总是惯例。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舞曲,原本还瘫在沙发上的复仇者们都瞬间来了精神,连娜塔莎都站起来拉着克林特的手转了几个圈儿。唯一头都不抬的就是史蒂夫了。他们的好队长眼下正低着头把自己窝进沙发里,散发着几乎肉眼可见的低气压。

“他从今天一早就这样了,”娜塔莎神不知鬼不觉地滑到托尼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做点什么让他开心起来,嗯?像这样速战速决的战事次数可不多。”

托尼没有说话,只耸了耸肩。娜塔莎倒也无所谓,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走回了舞池。

托尼给自己倒了杯酒,歪在吧台边看着史蒂夫。夜渐渐深了,大家也都各自回了房。这时候托尼才放下杯子,深吸一口气走到史蒂夫面前:

“想跳支舞吗,罗杰斯?”

史蒂夫愣了几秒才抬起头来看向托尼,却在对方的脸上寻不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这回没有夜色帮托尼遮挡了,他脸上每一根紧绷的线条都清清楚楚落入史蒂夫眼中。史蒂夫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托尼尴尬得想要缩回手去,才开了口:

“……好啊。”

托尼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享受这个。史蒂夫的步子踏得很慢,手轻轻搭在他的腰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托尼甚至能听见史蒂夫沉稳有力的心跳。史蒂夫温暖的鼻息轻轻拂过他的鼻梁,而他的双颊染着曼哈顿粉红与蓝色的霓虹灯光。托尼望进史蒂夫的双眸,在那里他看见了自己,看见了——一朵玫瑰的倒影。

她在那片暗沉的蓝中舒展着花瓣,抖落着花瓣上的露珠。然后那颗露珠就颤颤巍巍地挂在了史蒂夫的睫毛上,似乎他一眨眼,它就会掉落下来,摔成无数碎片。

这下托尼慌了神。他停下舞步,面对史蒂夫突然的情感爆发有些手足无措。这也不能怪他,如果托尼知道那天是佩姬的忌日,突如其来的任务更是让史蒂夫本就一团糟的心情雪上加霜的话,他是说什么也不会邀史蒂夫跳那一支该死的舞的。

“……呃……”他迟疑了一下,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史蒂夫的背,“……天呐,史蒂夫,你别哭啊……?”

天知道美国队长掉眼泪的样子为什么能让人看得这么心碎。托尼现在只恨自己跟互联网没有精神联结,他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几句安慰人的话,谁让他自己就没怎么被安慰过呢。

史蒂夫却好像把托尼双手在他背后的轻抚当作了一个拥抱。他向前跨了一小步,紧紧地回抱了托尼,脑袋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最后埋进了他的肩窝。托尼努力地挺直了脊背,好让这个拥抱看起来更门当户对一点,但脖颈处温热的鼻息和右肩被打湿的布料却让他一瞬间心软得不行。

托尼将手指滑进史蒂夫的发间,安抚似地按压着他的头皮。史蒂夫把拥抱又收紧了一点,像一只大型犬似的往托尼掌心里拱了拱。这引来托尼的一阵轻笑,他轻轻拍了拍史蒂夫的头:

“放松点,大兵,你要把我勒死啦。”

史蒂夫抽了抽鼻子,抬起了头,双手却仍环在托尼的腰间没有松开。托尼仰头对上那双近在咫尺的眸子,不出所料地又在里面看到了那朵玫瑰。现在她已经遮遮掩掩地将花瓣打开了一半,鲜嫩的红色衬着史蒂夫双眼的蔚蓝格外好看。

他们就在这样危险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发生些什么的距离里沉默地对视着。最后还是托尼向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退出史蒂夫的怀抱。他拍了拍史蒂夫的肩,露出一个不怎么可信的微笑,打趣地说:

“快去清理一下你自己。金发妞们哭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总是一团糟。”

史蒂夫却好像完全没有被冒犯到的样子。他用手蹭了蹭鼻子,向托尼回以一个带着些许羞赧的笑。

“托尼,”他在离开前忽然回头,语气认真。

“嗯?”

“谢谢你,”史蒂夫顿了顿,“就……谢谢你在这。”

#
后来托尼也记不清自己究竟看见了多少玫瑰,他只记得自己第一次完完全全见到她绽放的样子的时候。

似乎他们的日常生活总是充斥着鲜血、尘土与战争,所以在他们(又一次)赶走了不屈不挠想占领地球的外星人后,托尼连路都懒得走了,索性就拉着搭档的史蒂夫一屁股坐在了原地——一座楼顶上,然后四仰八叉地一躺,哼哼唧唧地连抱怨都没了力气。

史蒂夫笑着看着托尼,转而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一轮正在缓缓下沉的夕阳。他们沉默着,久到托尼几乎都以为自己睡着了,史蒂夫才要发话似地轻轻嗓子。托尼偏过头去,疑惑地望向史蒂夫,却发现作战时都一向沉着冷静的美国队长此时竟有些紧张地捏着拳头。他正想开口问史蒂夫发生了什么,却被对方不知道从紧身服哪个角落掏出的一支玫瑰硬生生地截住了话头。

史蒂夫回头看着他,金发被尘土和汗水纠结得四处乱翘,脸上四处是血迹和乌黑的印子,可托尼突然觉得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画面了。他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笼罩在一片金红暮光中的史蒂夫向他递来一朵完全盛放的玫瑰。他掩饰慌乱地咳嗽了几声,支支吾吾地说:

“呃……队长……这有些突然。你知道,我们……”

但史蒂夫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他拉着托尼的手掌让他面对自己坐好,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托尼在眼前温柔的蔚蓝里几乎忘记了呼吸。但之后史蒂夫并没有松开他的手,反而变本加厉地用整个手掌覆住了托尼的,手心传来的灼热温度甚至穿透了冰冷的铁甲,从手背一直烧到心脏。

“我不认为这很突然,托尼。”史蒂夫笑得宠溺,“你约我出去吃饭,邀我跳了一支舞,请我去看艺术展……就算你老叫我三十年代的老古董,我也没愚笨到看不懂这么明显的暗示的地步。但你迟迟不肯有下一步动作,那只好由我直接将军了。”

听到这话的托尼像是冷不丁被戳破了隐藏最深的秘密。他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地质问:

“你早就发现了?”

“嗯哼。”

“那你之前还装出一份无知的享受样子。”

“我的确很享受。”

“你得接受惩罚,罗杰斯。”

“为了什么?”

“为了让我等了这么久。”

“好吧。你想怎么惩罚我,天才先生?”

“一个吻。”

#
后来在一起便是顺理成章。复仇者们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只是顺口询问了是谁先捅破的那层窗户纸。得到史蒂夫的回答后,克林特夸张地捂住了脸哀嚎起来,不情不愿地抽出几张绿票子塞进娜塔莎摊开的手里。史蒂夫失笑,转头望向托尼,却发现自己的新男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哪个角落看,脸上还挂着一副极为罕见的傻笑。

“看,史蒂夫,”他扯了扯史蒂夫的衣角,轻声说,“她完全开放了。”

史蒂夫一直觉得托尼有点儿怪。时不时史蒂夫会听见他念叨些玫瑰来玫瑰去的话,可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一株玫瑰。甚至到了最后,当托尼抬起手来用掌心炮对着他的头部的时候,他也没明白过来对方口中的玫瑰究竟指的是什么。

“她凋谢了。”托尼说。

然后他颓然地熄了手心的亮光,跌跌撞撞跑向一个墙角,小心翼翼地捧起一片虚无。他们在一起之后没少吵架,甚至比只是战友关系时还厉害了些。但就算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之时,那朵玫瑰仍颤颤巍巍地盛放着。不论他们吵到何种程度,托尼每每看到那团小小的红色,就莫名其妙地安了心。就好像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会一直开在那儿一样。

“他们太年轻。又走得太快。”娜塔莎曾在他们一次不可开交的争执结束后,摇摇头这样评价,“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也好信任也罢,一开始就太过轻易地托付给了对方。而太轻易就得到的东西,往往就会被认作是理所应当。”

就好像那支玫瑰一样。

从这场注定两败俱伤的战争开始时,托尼就一直坚信自己是对的,坚信他在做对他们的小队和他们两个人都好的决定。但是渐渐事情就不再是开头那般明晰了。甚至在几十秒前,他们还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似乎非要跟对方打个你死我活。但现在一切最严重的恶果已经显露了。那个托尼从没有想过的后果——她凋谢了。

他早该注意到。第一片花瓣在他向史蒂夫的双脚甩出一个镣铐时飘落,第二片在史蒂夫揍在他面罩上的那一拳中破碎。第三片在他被史蒂夫拽住脚踝时的还击里被寒风撕裂,第四片在史蒂夫捏紧拳头说“我可以跟你这样耗一天”时灰飞烟灭。最后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茎,瑟瑟地摇摆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

托尼低着头,久久没有说话。史蒂夫也站在原地,只是望着他的背影。过了很久,久到史蒂夫的脸颊都被冻得没了知觉,托尼才重新抬起手臂,向着史蒂夫的方向。史蒂夫的眼神暗了暗,但他没有躲开。

然而托尼只是轰开了史蒂夫背后的那一堵墙,经过处理的电子音叫史蒂夫听不出一丝感情波动:

“……你走吧。”

史蒂夫在离开之前最后望了一眼托尼。对方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蜷缩在墙边,以往红得耀武扬威的盔甲此时却显得暗淡又冰冷。

还好我没弄坏他的供能装置。史蒂夫没头没脑地想。要不然在这种极寒之地,呆在那样一个铁皮罐子里,托尼非给冻坏了不可。

#
几天之后,回到复仇者总部的托尼收到了一个包裹。没有寄件人,里面只有一支盛开的红玫瑰。托尼端详了它许久,最后还是弯弯嘴角笑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它和另一朵玫瑰插在了一起,摆在自己办公桌最显眼的地方。

另一朵,在史蒂夫最后回头的那一刹那,原本枯干的花心突然钻出了一片红花瓣的玫瑰。

评论 ( 12 )
热度 ( 135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