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归途

短篇,一发完。

#
车厢的门缓缓关闭了。

他朝窗户外看去,他的朋友们站在铁道边微笑着向他挥手。他也向着他们的方向挥手告别,而后再次陷回座位里去,将帽檐压得更低了一些,只留下能看清手中书的视野范围。

他的朋友们总是这么贴心。他们了解他那些老式的情怀,将旅途的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妥当,甚至连他可能会想看看书排遣无聊都想到了。

有人推着餐车从旁边走过。人流穿梭间餐车上被扫下一方餐巾,正好盖在他的书上。四个字母的书名被遮去了三个,恰好露在外边一个“t”。他盯着那翘着尾巴的花体看了许久,直到闭上眼视网膜上甚至都有清晰的成像。

他将手指覆上那个字母,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着,嘴角渐渐控制不住地越扬越高。那一横像是那个人意气风发地张开的双臂,那一竖下面的小勾像是他有时候下摆稍长的西装,在他的腰部堆起的可爱褶皱。

这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自己有多么怀念触碰到那个人的感觉。也许也不需要触碰,他只是想念待在他身边,他只是想念那个人的样子。想念他卖弄地背着一只手,微微踮脚向着别人说话的样子,想念他的眼睛里流转着明亮光彩的样子;想念他开玩笑时挑着一边嘴角喋喋不休的样子;想念他在早上闭着眼睛啜咖啡时迷迷糊糊微笑的样子。

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快乐,仅仅是想象那个人快乐的样子。

列车开始缓缓加速了。

他要回家了。

他费了一点点劲才控制住自己脸上因为这个认知而越来越大的笑容。

他要回家了。

#
列车在一片霞光中飞驰。天际的云彩染着明艳的绯红,他头顶的天空却是紫罗兰的颜色。从地上仰望这样的景色对他来说其实是非常稀少的体验。毕竟他的交通工具除了战机,和偶尔的摩托,就是那人的铁甲。所以他基本都是在云中穿梭。

他想起那个人第一次带着他飞行的情景。那也是日暮时分。他们刚刚解决了老敌人九头蛇的又一个大麻烦,只是己方也损失惨重,他们的复仇行者几乎报废。鉴于战场离他们的家实在太远,让那个人载他飞上一程似乎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那场精疲力竭的战事,直到旅途过半,那个平时嘴巴总闲不下来的人都一个字儿也没说,只顾着向着遥远的天际飞去。

那天的晚霞也如今天一样好看。金红色的暮光就如同那人的盔甲颜色一般。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曾因为他奇特的审美狠狠皱了眉头。从一个军人的角度,金红的配色看起来太过显眼,这会给他们需要潜行的时候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从一个热爱艺术的人的角度,那两种颜色都太过亮丽,配合在一起显得有些俗气。

但是直到那天,他才知道原来那两种颜色还能如此温柔。他满耳只有呼呼的风声,满眼只有将落未落的太阳散出的柔柔橙光,辽阔的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忽然感到一股暖意在胸腔中膨胀,他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复仇者大厦在远处依稀露出了它的轮廓,安静地矗立在那一轮落日的正前方。

金色和红色交织的天际,看起来就像和平,像家。就如那个人金红色的盔甲,就如那个人给他的感觉。

他关于和平的梦想,他的家。

“真美不是吗,队长?”

那个人开口了,眼睛依然直视着前方。也许他是在夸赞自己对复仇者大厦的设计,也许只是单纯地欣赏日落的美景。他没有费心注意,因为此时他的眼里只剩下了那个人。

“是啊,”他柔声说,目光没离开过那个人被镀上一层暖光的面罩,“真美。”

#
列车继续行进着。

外边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点点星光闪耀在漆黑的天幕之上。附近座位的小男孩趴在窗户上微张着嘴向上看,而后回头向母亲说,星星可真好看啊,妈妈,总有一天我会到天上去看看。

他为孩子的这句话入了神。

他想起一次他和那个人去太空里检查他们的卫星故障时,那个人面朝着浩瀚的星空,赞叹说,多美啊队长,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但他觉得他们的未来其实一直就在这颗星球上。而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也让那个人拥有了相同的想法。

但那个人不知道的是,他在他身上早就看见了那个人向往的未来。

无论是在那个人胸口跳动的蓝色火焰里,或是在那个人仰望星空时落入他眼中的浩瀚星海中。

那个人向往着整个宇宙,却不知其实他自己就是宇宙本身。那个人不停歇地向未来奔去,却不知他自己就是未来本身。

那个人总是笑话他是个三十年代的老古董,笑话他害怕他的科技,不敢与时俱进。但是他其实明白那个人所有高科技玩具的操作技巧。他在内心固执地保留着一份对过去的骄傲与眷恋,但是他其实早就接受了未来。

但其实他一直在追赶未来。

正如他早就接纳了那个人。他一直在追赶着那个人。

他所有和平梦想的战友,他的家人,他的未来。

#
列车到站了。

一下车,他就被纽约半夜里微凉的空气温柔地包裹了起来,似乎连她都欣慰着这位漂泊太久的游子终于要回家了。

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最后小跑了起来。等到他到达了那座大厦的楼底下时,他来不及平复自己的呼吸,就用微微有些发抖的手掏出了复仇者身份卡,他的钥匙。

而在他来得及刷进卡槽之前,大门就缓缓敞开了。

“好久不见,罗杰斯队长。”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那是那个人的智能管家,他管她叫星期五,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稳重姑娘。

他仰头微笑:“好久不见,星期五。”

“老板现在正在工作室里,我想您应该想要知道。”

“谢谢你,星期五,”他顿了顿,有些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接着说:

“……那么,送我过去吧。”

他攥紧了手中的背包带。

……他要回家了。

#
在他从背后抱住那个人时,本来正埋首于工作的人被他着实吓了一大跳,扳手都哐啷一声砸上了工作台。

“虽然你现在在被全球通缉,但也没必要连进我的工作室都偷偷摸摸的,罗杰斯。”

沉默了好一会儿,对方才抱怨似的开了口。而他又在对方脖颈间磨蹭了一会儿,才闷着声音回答:

“……我本以为我得这样才能回来。”

那个人又不说话了。

好半天,对方才十指交替叩着桌面,装作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这是你的家,史蒂夫。在家里不需要发挥你的潜行技巧。”

半晌都不再有人开口。

他只觉得一股情感气流冲上他的脑门,让他无法抑制地发出一声哽咽。

那个人轻轻叹息一口,转过身来回抱他,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放轻松,大兵,你快把我勒死啦。”

顿了一顿,那个人又抱怨似的撇开了头:

“……你闻起来就像个流浪汉。”

他忍不住笑了,鼻音夹杂着笑声让他听起来有些滑稽。

他不由得又收紧了一点拥抱,全然不顾对方的抗议。

“你的流浪汉,”他将脸埋进他的肩窝,深深嗅一口对方身上那熟悉的,令他眷恋的、魂牵梦萦的气味儿:

“他现在到家了。”

……他回家了。

fin.

偶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听的一首歌,叫Far away from home。里面副歌的部分一直不断重复着,All my life all the time so far away from home.曾经给我的触动没有很大,但是现在一想到他们两个人,忽然就觉得很悲伤和无奈。

托尼和史蒂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失去了家太久的人。但当他们有了复联之后,他们似乎又一次拥有了。可是之后又发生了内战。

也许他们的一生都注定要远离家乡。

都说睹物思人,被留下了盾牌的托尼自然不用说,史蒂夫如果看见了那些跟托尼有关的事物,听见了那些跟托尼有关的词句,他会不会想托尼,他会不会想家。

奈何词句拙劣,无法完全付诸于本文。就成了这么一篇没什么剧情的抒情。

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settles.

希望他们都能回家。

评论 ( 10 )
热度 ( 94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