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两个甜段子

【1】
注:灵感是今天放出的那则短片中的剧透,“托尼不再联系史蒂夫,他预感到危机将至,所以他尽自己一切所能去保护大家的安全。”脑子里盾铁飞快地跑,突然对复联三充满了信心……(flag
正文:

“Boss,能量即将耗尽。”

“该死。”托尼啐了一口。

现在战场上的形势对他十分不利。他确实做好了迎接宏大危机的准备,但他从没想过它竟然大到这等地步——字面意思上。

灭霸抬手像挥苍蝇一样甩开团团围上去的钢铁军团,每一步都将于他渺小如蝼蚁的建筑物与人类踏成齑粉。

而天杀的,托尼的武器几乎对他造不成任何致命的伤害。

“Boss,我不建议您——”

“按我说的做,”托尼咬牙切齿地低吼,“把剩余能量全部集中到我的胸口。”

“可是——”

“做个好姑娘,Friday。”

托尼停在了灭霸眼睛的正前方。

他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在战场上第一次对自己的战略产生了怀疑。

该死的——他第一万遍咒骂,努力忽略心中那个越来越响亮的声音,却终究还是让它占了上风——

我也许一个人做不来这个。

然而在他犹豫的这当口,灭霸早已经注意到他,抬起手向他抓来。托尼有些惊恐地深呼吸一口,本能地想要飞开,但是刚刚好斥力靴的光熄灭了下去——

……好吧。也许今天注定是要交代在这儿了。
但灭霸扑了个空,托尼从他的指缝间坠落了下去。

托尼闭上眼睛,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是一个隔着盔甲仍然温暖的怀抱,和落地时身后的缓冲。

还没等他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被揉得不成形状的机器人就迎面砸了下来。但是下一秒,他就被好好地护在了一面盾牌底下,眼前是他无比痛恨,却又无比想念渴望的灿烂笑容:

“你不必一个人承担这些,”史蒂夫伸手将他从地面拉起来:

“我说过了,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在。”

【2】
注:被AA甜die了。但设定还是mcu。史蒂夫第一视角。

正文:

  我是如此喜欢这个时刻。即使我只是个局外人,跟这喧嚣的晚宴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这也并不妨碍我欣赏他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新年晚会总是这样的热闹,擦得光亮的落地窗挡住了任何一丝想要钻进来的寒风,红丝绒的窗帘跟暖融融的灯光都叫我舒服得想要好好睡一觉。但我坐在这儿,微微眯起眼睛,歪头瞧着端着杯香槟周旋于宾客之间的他。

  他的西服裁剪得恰到好处的贴身,勾勒出流畅的腰线,有些高的鞋跟叫他绷直了腿。他将一只手臂背在身后,微微扬起下颔,时而风趣时而嘲讽的话语引得身边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他显然是享受这种被人包围的快乐的,连那双蜜糖似的棕色眸子里都闪着明亮的光芒。

  这是跟我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他。

  我的脑中关于他的那一块存储区,是他早上被我叫醒时窝进被子里不情不愿地哼哼着的样子,是他被我没收了手里的咖啡后撅起嘴的样子,是他在工作室里聚精会神地拿着焊枪修理他的MK的样子,是他在战场上一边用斥力炮把敌人打得丢盔弃甲一边说着些逗趣的话的样子,是他在焦虑自责时抱紧双臂倒豌豆似的胡说一通的样子。

  因为这是只属于我的他。这个充满占有欲的念头悄悄地从我的心底钻了出来,带着点叫我不舒服的感觉和一汪甜蜜的满足。

  这时候他回头张望着,瞥见了坐在角落里的我。他挑起嘴角,向我眨了眨眼,飞快地做着“我马上就来”的唇形。而我向他比了个让他继续的手势。

  多半时间里,他是属于媒体和上流的Stark,是属于世界的钢铁侠,就像我大部分时间是属于世界的美国队长。我们能留给彼此的时间很少,有时候甚至只是出了一天的任务之后的一个精疲力竭的吻。有时候我会在黑暗中撑起手臂来看着他安宁的睡颜,用指尖描摹着他胸前的那一团融融的蓝光。

    但是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呢。

  这样想着,我再一次望向了灯光中央的那个男人。现在他微微歪着头,看起来很不耐烦地在和一个男人低声争辩着什么。

  每当在战场上我和他抵背迎敌时,他就在我身边;每当他在敲敲打打他的MK而允许我坐在他的不远处画素描时,他就在我身边;每当他像现在这样,成为众人的焦点的时候,他总能想方设法地递给我一个眼神——

    他就在我身边。

评论 ( 11 )
热度 ( 98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