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Louis Tomlinson/Harry Styles】2202

恭喜我老婆@Nat 央美来证,也纪念一下我对这对cp无处安放的感情。
标题是个老梗,可能已经没多少人记得了。很多年前两个男孩兴奋地说二月二十二号要搞个大事情,甚至Harry一段时间的锁屏密码都是2202,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他们要出柜了,结果当然是无疾而终。
喜欢他们这么多年,说要下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对他们的感情已经复杂到几乎无法言明。其实现在的结局也不错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他们都放下了。

2202
-
“当我终于决定转身离去,却发现我的心脏仍然为你而跳动。”

-
“Harry,你有迷恋过哪个女孩子吗?”

面前的记者举着话筒,一脸期待地想从他这里挖出什么有价值的八卦。

Harry被她问得一愣。

很久没有记者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了。大概是他们的公司将他风流倜傥的形象营造得太好,没有任何人怀疑他对他的“冬日女友”们的感情究竟是真是假。也没有人关心过他真正爱着谁。

上一次有人带着如此真挚的表情关心他的迷恋对象还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也许。这些年他总觉得时间的流逝变得不真实。他的生活仿佛从某个节点开始变成了一部导演不是他的电影。他只是一个不知所措的新人演员,被推着走,张惶无措地跟着随时变换词句的剧本。

“你真正的初恋是谁,Harry?”

那时候的他,十六岁的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他看着镜头,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来:“…我真正的初恋是Louis Tomlinson。”

“哇,那他知道这个吗?”

“嗯。我们讨论过了。”

Harry至今还记得那时候的那位女记者的样子。他和他的初恋一样留着栗色的短发,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牙齿。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那时候就鬼使神差地在她面前——当着全世界的面——向Louis告白了。但他知道没人会当真的。

就如同Louis曾经那句“And I'd marry you,Harry”一样。就如同Louis无数次的“babe”“sweetheart”一样。他知道没有人会当真,所有人都会以为Louis只是为了押韵。

只有他当真了。

-
时间在他身上仿佛失去了意义。他开始忘记。忘记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在哪个该死的转折点,让一切都走向了终结。

【 “Do you remember summer 09?”】

他在舞台上唱这首歌的时候,眼神总是不自觉地往Louis身上瞟。

09年的夏天。

如果可以的话,Harry多希望那个夏天能成为永恒。

那时候他们五个人围在篝火旁边,分享着各自的人生。那时候的Louis永远是最聒噪的那一个,手舞足蹈地讲个不停。只要他想,三十秒之内所有人都会笑得人仰马翻。

Harry总是抿着嘴笑,缩进毯子里看着Louis快乐的样子。明亮的火焰把那人本就好看得不得了的麦色皮肤映照得更加美丽,他那双看几次都叫Harry沉醉其中的蓝眸甚至在这样的夜里都能闪闪发光。好几次Louis看过来,说话的语速总会不自觉地放慢,视线和Harry的胶着一会儿才会恋恋不舍地移开。

在那个夏天,那片海滩上,Louis第一次亲吻了Harry。不是以往在视频日志里做出来的搞怪,不是互相砸爆米花打闹的时候开玩笑的“Now kiss me,you fool”,而是真正的,属于情人之间的亲吻。

“You're such a beauty.”

Louis就在那样漫天的星光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Harry蓬松的卷发,声音沙哑地说出了这句话。而Harry敢肯定,那一瞬间自己绝对是忘记了呼吸。

Louis看着Harry呆呆的样子,噗嗤笑了,爬上Harry的身子去挠他的痒痒。Harry尖叫着扭动身子,却被Louis一手制住了动作。整片沙滩寂静无人,只有他们笑闹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和着翻腾的海浪声一起在空荡的海滩上回响。

【“Oh my my they could never shut us down”】

-
【They took away my pen

They took away my speech

So my body became

my diary】

“我猜你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了什么。”

“完全相反。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嗯哼?”

“那时候我走进来……”Harry回忆着,忍不住笑了,“……你尿在了我的鞋子上。所以我说,oops!然后你回答我,hi。”

Louis从喉间哼出一声作为回应,手上玩弄着Harry一缕头发的动作不停。

“……那,”过了好半天,Louis才有点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想要个纹身吗?”

“……哈?”

“我是说,”Louis有些不安地摸了摸鼻头,“像情侣纹身那样的?比如我们的第一句话。”

“……噢。”

Harry愣了半天,轻轻吐出一口气,勾出一个微笑来:

“那当然好。”

后来这就成了他们之间无需明说的默契。在他们之间有一人添加了一个新纹身后,另一个也会立刻跟上。

他是锚,他是拴住他的绳子;他是船,他是指引他的罗盘;他有一颗心脏,他就是丘比特在那上面射中的一箭。

他甚至把Louis的球队编号纹在了锁骨下面。而每次Louis的亲吻总要在那上面流连许久。

“这样就像是你打满了我的标记。”

Harry轻轻摩挲着对方手臂上他画上去的棋局,声音被情欲染得暗哑:“……你也是。”

Louis是他的绳子,拴住了他这只漂泊的锚,给了他一个家。

但他也是那只匕首,注定会插进他胸膛中盛开的玫瑰。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Harry捏着电话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Harry,Harold,那是公司干的。他们控制了我的推特,不是我,好吗,宝贝?”

“但是你有删掉它的权力!”Harry几乎是失控地大吼了。他沿着墙缓缓滑下,将头埋进自己的双膝间:

“我能接受他们给你安排的女朋友……我能做到装着开心地在媒体面前祝福你们,我甚至能做到该死地承认她是我介绍给你的!但是……我不能承受这个……”他的声音带上一丝哭腔:

“你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不应该说我们的感情是bullshit的人。”

“你以为我看着它就很开心吗?!你知道Modest的人说什么吗?他们在拿整个1D的前途要挟我,Harry,我不能那么自私。”

“我们可以跟其他人说说……”

“不,Harry,”Louis的嗓音干涩,“就这样了。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后来果然Modest也找了他。他们连在舞台上的互动都被禁止了。

Harry还记得一次演唱会的时候,Louis被台下扔上来的东西砸中了脸,疼得几乎流出眼泪。一旁的Niall立刻就跑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而他也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要给他一个安慰的拥抱。

但是坐在第一排的Modest的人,对他摆了摆手,又做了个“握手”的动作。

他只能尴尬地收回本几乎已搭上Louis肩膀的手,姿势僵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去了纹身店,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在没有知会Louis的情况下纹了一个纹身:

“Things I can't”

-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终结的?

在以前无数次演唱会上,Little Things都是Harry最喜欢唱的歌。每次他都会看着Louis,将词改成“I'm in love with Lou”“And all Lou's little things”然后调皮地晃着脚,看着Louis对着镜头扮鬼脸。那时候他们无论中间隔着多少人,都一定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唱完这首歌。Liam总是笑着吐槽“你俩眼里的深情简直可以溺死一头河马”。而Harry听了这话只是抿着嘴傻笑。

但是在1D Day上,当Harry一如既往地看着Louis唱这首歌时,对方却浑身不自在地动来动去,眼神也远远地避开Harry的方向。

那天Harr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或者说,公寓。但当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公寓里早就没了一丝Louis的气息时,他才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晚了。

那事情又是什么时候终结的呢?

当那个人四年没有在社交网络上给过他生日祝福,第五年却云淡风轻地祝了他生日快乐。

Harry扔掉手机,把脸埋进手掌,眼睛酸胀难忍,却早已流不出一滴泪水。

他那时候知道,Louis已经把他彻底放下了。

-
“……Harry?”女记者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噢,不好意思,我刚刚有点走神了。”

Harry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你问我有没有真正迷恋的女孩子?没有。”

他最后一次望向Louis的侧脸。对方的轮廓隔了这么多年基本没有大的改变,仿佛还是曾经那个在沙滩上告诉他他有多么美好的少年。

“……我的答案是,没有,”Harry的声音轻到近乎喃喃,“……而且,再也不会有了。”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