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姬

Long live our reign,long live our love.

【盾铁】安眠

一个甜段子……复健一下,为了之后和某位太太搞个大事(手动再见

希望给你们好心情!
*
“真没想到你们俩竟然走到了这一步。”


Bucky最后帮Steve正了正领结,拍拍他的肩膀,努力调笑使老友放松下来。

Steve紧张地呼出一口气,扯出一个略微羞涩的微笑:“是啊,我也觉得很奇妙。我曾经还以为想有一个家的愿望早就被冻在北冰洋里了。”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向那家伙求婚的?”

“大概是……我终于确定自己让他安心的时候。”

*
Steve看着面前安静睡着的男人。

他刚刚搬进大厦不久,从没看见Tony正正经经地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过觉。Steve甚至一度觉得那些关于对方的花花公子传言都是无稽之谈。

但Tony现在蜷在角落的一张沙发上,浓重的黑眼圈让Steve完全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轻轻把晚餐和咖啡搁在工作台上,又小心翼翼地从Tony手中抽出他睡梦中也攥着的扳手。

等到Steve确认自己走到不会吵醒黑发男人的安全距离,才压低了声音开口问:

“Jarvis?Tony最近都是这样睡觉的吗?”

好管家难得地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慢吞吞地回答:

“实话告诉您,Rogers队长。这是五天内Sir的第一次睡眠。”

Steve心里一紧,连忙追问:

“为什么?他有失眠症吗?”

“恕我无可奉告,Rogers队长,”Jarvis干巴巴地说,“但如果您留心一下最近发生在Sir身上的事情,应该就能明白了。”

“……是关于Potts小姐?”Steve小心翼翼地问。

Jarvis不再说话了。

Steve转头看看工作室里仍睡得香甜的男人,忍不住微微叹息出声。他想起来他上一次劝说Tony按时吃饭时,对方满不在乎地敲敲胸口并不存在的反应堆,调笑道:“我是台靠咖啡当燃料的机器,队长。连核心部件都没了,正常的作息也救不了我。”

“你怎么能这样形容自己?”那时候Steve有些生气地想找出些话来反驳,Tony却摆摆手咕哝了几句又投入了工作。

……应该从那时就发现事情不对劲的。

Steve暗暗责备自己。他最后望了一眼Tony,攥紧拳头又松开。不过,好在想让Tony变回原来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的样子,现在也不算晚。

美国队长露出一个微笑,轻手轻脚地上楼去,为自己的好队友寻一床薄被。

*
“Tony?Tony?”Steve轻声唤着身旁皱紧眉头不停颤抖的男人,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这是他们确定关系以来同床共枕的第四个夜晚,也是Steve发现Tony的噩梦仍在愈演愈烈的第四天。刚刚入睡时,Tony总是安安静静地蜷在Steve怀里。而到了后半夜,对方却总是从他怀里挣扎出去,在床脚缩成一团,抖得像只折了翼的鸟,冷汗浸透了身下的床单。

Steve在军队里见过不少被困在噩梦中的士兵,明白不能强行摇醒他。于是连着四个晚上,Steve都只是轻声对着Tony说些安抚的话,手指插进对方汗湿的发中一下下轻轻地抚摩。等到Tony稍微平静下来,再将他拥入怀中,直到天明。

然而Tony始终像个没事人似的,闭口不谈梦中曾出现的可怕场景。很多次“嘿,Tony,要不我们谈谈?”已经说出了口,可看着Tony突然紧缩的肩膀和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Steve还是咽下了就在口边的话。

Steve没法责怪这样的Tony不信任自己,他说服自己Tony只是需要时间来接受,而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你让他安心了的?”

Bucky追问。

*
那是一个平常的早晨,美国队长准时被生物钟叫醒,眨了眨眼让视野恢复清明。

平淡无奇,一如既往,可好像总有哪里不一样。

意识到了什么的Steve猛地转过头去。

Tony柔顺地靠在他的臂弯里,四肢舒展地打开,趴在枕头上,呼吸均匀而绵长。Steve盯着这样的Tony看了很久,胸腔里渐渐膨胀起一团蓬松柔软的暖意,让他的眼眶也有些酸胀。

那天Steve打乱了自己计划表上的所有安排,耗费了半个上午什么也不做,只是拥着自己的一生挚爱,挂着一个傻兮兮的笑容,直到脸颊酸痛也停不下来。

上午十点,Tony终于在Steve的怀里睁开了眼睛。他小声嘟哝了一句,揉揉眼睛看向Steve:

“今天是世界末日吗?美国队长竟然没去晨跑?”

“你也早,Tony,”Steve灿烂地笑起来: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评论 ( 14 )
热度 ( 138 )

© 洛姬 | Powered by LOFTER